沃尔夫斯堡根特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 > 第98章 我一点都不在乎
    啪!

    茶修撞到墙壁上,汹涌的鲜血染黑了墙壁的白色花纹。他软绵绵坐在地上,全身颤抖抽搐,心脏位置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连连咳出带着内脏碎片的鲜血。体内的血液如同找到脱离灾难的缺口,沿着他的身躯流淌,发出滴答滴答的水滴声。

    而另外一边,奈克丝分成两截,倒在地上。月光照亮她苍白惊愕的脸庞,她微微侧过头,看着自己自左肩至右腰的惨烈伤势,破开的躯壳里慢慢伸出几根枯朽的小树枝,试图缠绕向分离的另一半。

    “死了……吗?”

    “咳咳,还没,你呢?”

    “你都没死,我更不可能死?!?br />
    听起来恍如战友间的调侃,言语里全是森寒杀机。

    刚才,茶修拔出藏在重剑里的长剑,用了最后一次无光之盾,给长剑附加灵能buff,斜斩而下,将奈克丝一刀两断。

    他早有预料,自己的重剑总有不适用的时刻,因此重剑是内藏长剑,随时可以转换武器。反正无光之盾附加的动能吸收对任何武器都适用——哪怕他用鸡毛掸子也能打出同样的效果。

    但奈克丝也不是吃素的,她直接捏爆了茶修的心脏,顺手将茶修的内脏搅成一锅粥,然后用力将茶修推开。

    两败俱伤。

    看起来像是如此。

    “你输了?!蹦慰怂克浪蓝⒆挪栊?,声音里带着一丝痛苦的颤栗“虽然不知道你究竟还藏着什么符文,对我的伤害居然这么痛,这么深刻……但我迟早会回复,而你,活不了多久?!?br />
    的确如此。

    如果是其他伤势倒也罢了,但茶修现在可是心脏都没了,内脏也被奈克丝扯坏了不少。无论茶修有什么手段,只要他没法给自己再造一个心脏,终究也是死路一条。

    铛!

    茶修将长剑插在地上,作为支撑,慢慢悠悠地站起来。

    在他胸腔处,莹绿色的幻光柔霞浮影掠动,血肉迅速长出肉芽,流血处迅速止血。

    一条条灵能形成的碧绿血管从血肉中延伸出来,连接着心室位置的一个白绿色不停鼓动的小光球!

    “苟延残喘?!蹦慰怂柯忱浜?,冷笑一声。

    现在无光之盾已经消耗殆尽,茶修只能使用‘馈赠’、‘急救’两个符文对自己的抢救。但这种伤势几乎是必死,茶修对自己的抢救,也只能给身体假造器官血管,在他精神力耗尽之前,勉强维持自己的生命。

    但这也足够了。

    嗒。

    茶修向前踏出一步,奈克丝瞬间明白他的意图。

    不过奈克丝什么都做不了,天灾信使的剑充满一种毁灭性的灵能,对她的伤害近乎致命,不仅大幅减缓她的再生时间,甚至对她造成灵魂伤害。

    对于天人而言,肉体疼痛早已是摒弃的感官,取而代之的是她们的灵魂更加敏锐——因此天灾信使造成的灵魂真实伤害,几乎让奈克丝感受到近乎灼烧的体验,若不是天灾信使还没死,她早就痛呼起来了。

    “西北方65°,大楼32层、25层;西南方40°,大楼40层?!彼鋈槐ǔ隽礁龅刂?。

    茶修一边走,一边瞄了瞄她所说的三个位置。

    奈克丝说道“如果你视力够好,或者他们足够愚蠢,你或许能看见他们的光学望远镜,或者各种拍摄仪器?!?br />
    “我知道你们神秘结社的底气空间移动,光学屏蔽,光是这两种能力就足以让你们纵横天下。前者能让你们出现在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后者让任何光学设备都无法留下你们的影像?!?br />
    嗯?

    光学屏蔽?

    原来还有这种功能的吗?

    茶修默不出声,但心里联想到各种反常的现象,迅速确认‘光学屏蔽’的真实性——他就说为什么奈瑟社员都搞出这么多事,怎么各国连个通缉令都没有。

    其他不说,在底特律搞风搞雨了半小时,联邦肯定有他们的照片吧,怎么没站在人道主义和国际主义上通缉他们这些废屋破坏者呢?

    原来是因为凡是任务系统降临的投影体,都自带光学屏蔽,无法被光学设备留影!

    这应该是独属于任务系统的特性,因为通过完整版天魔投影术降临的天魔是可拍摄的,茶修的分身也是可拍摄的——为了测试分身的具体性能,茶修曾用手机的‘慢动作’功能来测算分身的速度。

    这估计是任务系统的一种?;ご胧?。从面容调整到光学屏蔽,都表明任务系统在?;ね婕业囊饺?,避免任务行动会对玩家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但?;さ靡蔡沟琢恕栊尴肴萌澜缰浪鞘巧衩亟嵘?,但没人能拍下他们的照片!

    在某种角度而言,也是够神秘的。

    “但光学屏蔽并非万能?!蹦慰怂克档馈叭搜刍故悄芸吹侥愕?。那三个地方,分别住着三批记者,来自玄国、联邦和欧盟,他们会清晰目睹你的容貌,通过相貌复写等技术将你的模样还原出来,你无法再隐藏自己?!?br />
    那我可真是谢谢你了。

    茶修拖着残躯,朝着奈克丝踏出坚实的一步。

    “无论如何,今晚之后,你就会成为地球历史里的罪人?!蹦慰怂克档馈澳愦莼倭耸ビ蛴氲厍蚪涣骱献鞯耐揪?,你破坏了明天的天人大典,你让‘天人计划’因此夭折,你破坏了无数人的希望?!?br />
    “如果没有你,地球会全民成为灵能者,百病不侵,延年益寿?!?br />
    “如果没有你,圣域技术会带动地球发展,两个位面的交流会引起技术爆炸?!?br />
    “如果没有你,明天会更好?!?br />
    茶修步伐坚定,声音沙哑“那不是……你的……谎言?”

    奈克丝笑道“但其他人不知道啊。人类就是这么奇怪丑陋,他们只会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一切?!?br />
    “不是我的口才有多么好,是你们希望我说的是真的?!?br />
    “龙门的政客,联邦的官员,欧盟的财团,聪明人都无法逃脱愚蠢的诅咒……更何况,我给的东西是真的,也的确会有无数人因‘天人计划’受益。所以我的言论才这么快速发酵,所以普通人才会这么拥戴我?!?br />
    “在我没戳破之前,那就是希望的泡泡?!?br />
    “而你戳破了这个泡泡,你会成为人类怒火的发泄点,你将会遗臭万年,成为历史上最可恶的罪人?!?br />
    奈克丝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一幕,痛苦的表情隐隐有些快意“你的功绩被可悲的愤怒淹没成罪孽,你的勇敢被无情的冷酷渲染成懦弱?!?br />
    “你以为你能成为人类英雄,但事实上你只会成为被钉上耻辱柱的恶魔!”

    这时候,茶修终于走到奈克丝面前,将长剑狠狠划过她的身躯!

    “呜姆?!?br />
    奈克丝闷哼一声,但她死死咬住嘴唇,不让天灾信使看见自己的懦弱。

    她本来已经愈合了一半的身体,再次被茶修斩出巨大的伤痕,剧烈的疼痛侵袭她的灵魂,令她思维都快混乱了。

    “人类……将会……唾骂你,侮辱你,践踏你?!蹦慰怂可逞谱派籼粜频馈澳悴辉诤趼??被自己守护的一切……所背叛?!?br />
    茶修忽然说道“其实,你之前说对了?!?br />
    奈克丝一愣。

    “你说过,我是战争狂热者,我不是为人类消灭‘敌人’,而是‘敌人’给我生存的意义?!?br />
    茶修握紧剑柄,抬起长剑。

    “你说的没错?!?br />
    “我只是想消灭你们这些邪魔异种?!?br />
    “人类怎么看我,”茶修平静说道“我一点都不在乎?!?br />
    就在这时候,茶修胸膛的莹绿幻光忽然消失了,他身体一僵,摇摇欲坠,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气。

    面对这翻盘的转折点,奈克丝忽然一点都不高兴,她只是想笑。

    精神力耗尽,因此无法再用符文维持自己的身体机能吗?

    无论说得多么好听,嘴上的觉悟有多么的高。

    但终究敌不过生老病死,被肉体凡胎所束缚。

    弱小的人类,真是太可悲了……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br />
    随着气若游丝的祈祷低语,奈克丝愕然看见,天灾信使的心脏再次浮现出莹绿色的绿光,碧绿血管以及灵能心脏!

    已经燃烧殆尽的余烬,居然再次点燃。

    油尽灯枯的茶修,发出今晚最后的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