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斯堡根特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 > 第96章 监牢、囚犯、狱卒
    茶修的作战计划十分完善。

    现在奈克丝的左手抓住自己的左手,她的右手攻击自己的胸膛,也就是说她那双可以抗衡无光之盾重剑的邪戾之役利爪已经无法用于防御了。

    这时候,茶修的重剑,理应可以将奈克丝一刀两断。

    别忘了,茶修还有‘降魔’符文,奈克丝在他眼里几乎是红得发紫,茶修这一剑下去,给奈克丝造成的灵魂真实伤害绝对不低。

    哪怕奈克丝可以迅速再生,茶修也会拼着被后方天魔打出筛子的觉悟,也要将奈克丝切成十几截,通过灵魂真实伤害削弱她的复活次数,甚至直接湮灭她的灵魂!

    好歹在战场摸爬打滚千万回,茶修的临机反应和战术嗅觉早已磨练至极致,也就只有希路达这种纵横无数神灵战场而不败的剑圣才能压制他。

    但茶修这一剑并没有斩下去。

    或者说,斩不下去。

    无往而不利的无光重剑,卡在锁骨上,仅仅没入些许就被骨头顶住,难入一分一毫。

    “我其实,不太喜欢这个姿态?!?br />
    狂暴的灵能从奈克丝身上暴起,吹飞了她的纯白斗篷。

    她身上拖着挂着锁着的枷锁镣铐,尽数爆开断裂。

    渊源黑暗的灵能如潮水般从她纯白无瑕的皮肤下涌现,泛起宛如吞噬一切的黑钢光泽。

    刹那间,奈克丝变成一个漆黑战士,除了猩红的血火眼珠,双手的纯金邪戾之役,以及一头银雪白发外,她整个人仿佛由沸腾的黑暗构成。

    “毕竟太黑了,也太丑了?!?br />
    奈克丝右手死死拉住茶修,左手五爪不停发力突进,刹那间打出十几下刺击,在茶修的无光之盾膜上激荡起阵阵涟漪。

    而后方天魔的攻击也已经到达,茶修沐浴在子弹与剑芒的狂风暴雨之中,无光之盾的伤害额度迅速消耗!

    10、33、49!

    无光之盾可是能吸收动能,奈克丝岂能拉住茶修,他迅速后撤横扫,躲入天魔群中杀出一片腥风血雨。

    “你不是一直渴求跟我战斗吗?来??!”

    漆黑的奈克丝双眼亮起血光,追着茶修扑咬,双手乱抓,抓出阵阵罡风,撕裂墙壁,摧毁家具!

    但茶修却是东奔西跑,挥舞着无光重剑闯入天魔群中,大杀特杀,肆意收割,根本没有跟奈克丝战斗的打算。

    局势瞬间逆转过来,刚才是茶修追着奈克丝打,现在是奈克丝追着茶修暴揍!

    但奈克丝的追杀却是坚定了茶修的决心——

    不能打!

    战略撤退!

    奈克丝这个漆黑狂暴状态,绝不会持久!

    通过无光之盾重剑的斩击,茶修就猜出奈克丝这个漆黑狂暴状态的几个特性

    免疫灵能冲击!

    增加攻击速度!

    茶修的无光重剑之所以无往不利,欺负的就是别人没有灵能防御技能。反过来说,一旦对方有灵能防御技能,就轮到茶修倒霉了。

    譬如现在!

    重剑绝不适合这种单兵作战,茶修就职过的唐陌刀队、斩马刀队也是因为要对付骑兵才会选择使用重剑。若是脱离群体作战和特定攻击目标,重剑的劣势就会迅速暴露太重,太大,太慢。

    茶修可以解决太重这个问题,但太大和太慢却是无法解决。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兵器并非越长越好,一旦敌人越过长兵器的攻击范围,要么后退获得攻击范围,要么舍弃兵器,没有其他选择。

    现在茶修的重剑并不能对奈克丝造成伤害,他当然不会接着打,而是选择清场,尽可能杀尽天魔!

    在某种意义上,奈克丝的漆黑化,跟茶修的无光之盾很像,因此茶修相信,漆黑化必然有持续时间的。

    拖到漆黑化结束,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决胜时刻!

    茶修也是在赌,但无论胜或败,先清野怪总没错。

    但奈克丝也察觉出茶修的意图,迅速让天魔后退撤离,让人类枪手上来拦截茶修!

    茶修看了人类枪手们一眼,按照‘降魔’符文给出的提示,‘邪恶血光’超过一丈直接斩了,甚至多斩两剑确保死透死凉。

    ‘邪恶血光’低于一丈的,就剁手,不过茶修现在匆忙之下,刀工不太好,有的人只剁了手指,有的人剁了半只手臂——但茶修显然不是迂腐的人,肯留他们一命茶修都觉得自己已经在行善举了。

    铛!

    茶修的无光之盾炸开,所存储的攻击尽数反馈给攻击者,正在攻击茶修的天魔瞬间炸成一团麻花,但漆黑化的奈克丝却丝毫不受影响,甚至攻速变得更快了!

    ‘果然还能免疫无光之盾爆炸的伤害吗……’茶修轻轻吐出一口气,他心知奈克丝此刻的攻击伤害已经超越他的承受极限,若是在无盾情况下挨一下,整个身体都会被撕开的。

    第四道盾纹,崩碎!

    “哦~?”奈克丝一爪插入电路开关里,整个房间灯光熄灭“你还能再放几次呢?”

    “直至你死?!?br />
    这时候整个房间已经没有天魔和其他活人了——被茶修剁手的枪手也连忙逃跑,毕竟茶修会留他们一条命,奈克丝可不会,顺手抓出的罡风就足以让他们死无全尸。

    就在这时候,茶修忽然放下已经失去无光之盾的重剑,狠狠反撞入奈克丝怀里!

    “你找……死???”

    奈克丝自然是往怀里猛抓,但茶修却是抓住了她的双手虎口,不停往外拉开!

    无光之盾赋予茶修吸收动能的特性,奈克丝力气再大也对他没有意义。

    一寸短一寸险,奈克丝虎口被抓住,邪戾之役利爪根本伤不到茶修分毫,而力量又被压制,她居然被茶修撞得连连后退,甚至被压在墙上!

    但茶修也只能做到这一点,他其实是想直接扭断奈克丝的手,毕竟吸收动能等于接触时动能永远最大。如果茶修能扭断奈克丝的手,那他就能怀中抱杀奈克丝——就像是无数面盾牌同时挤压,硬生生压扁奈克丝!

    然而动能永远最大的原理是,无光之盾以灵能的方式为茶修额外的动能。

    奈克丝的漆黑化可以免疫灵能冲击,也就是说无光之盾顶多只能吸收她的动能,但无光之盾额外产生的动能对她无效。

    而单纯就力量而言,茶修连奈克丝一根手指头都扭不断。

    此时奈克丝双手被茶修抓住拉开绷直,压着墙壁,而为了维持这个姿势,茶修和奈克丝几乎是完全贴合,鼻子都快碰到鼻子,甚至能感觉到对方嘴唇里吐出的气。

    但他们两个都知道,谁身上的特效第一个消失,谁就要第一个死。

    这个姿势能最大限度约束奈克丝的破坏力,若不是奈克丝赶走其他天魔,茶修也不会这么做——这个姿势只能挨其他天魔打,并且杀不了天魔,唯一意义就是束缚奈克丝。

    茶修死死盯着奈克丝近在咫尺的血瞳,奈克丝咬牙切齿地说道“不要看我!”

    “为什么?”

    “我不喜欢这副模样,很黑很丑?!?br />
    “挺好看啊,比起你原先那副非人的模样,你现在反而更像人?!?br />
    奈克丝微微一怔,冷笑一声“谢谢你的赞美,你让我更加讨厌自己这副模样?!?br />
    “那你可以解开这个黑化模式?!辈栊蕹闲慕ㄒ榈?。

    “杀了你之后,我就会解开?!?br />
    “我能向你保证,我会在你解开黑化模式后再杀了你?!?br />
    两人互相打嘴炮,口水都快吐到对面脸上了,力求从语言上打压对方气焰。

    奈克丝忽然露出笑容,用一种可怜的目光“呐,天灾信使,你说你做这么多,究竟有什么意义呢?你知不知道,我们究竟来自哪里?”

    茶修给出自己的回答“不论是来自下水道还是街上的老鼠,下场都只有一个?!?br />
    “看在你居然将我逼到这种地步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让你知道真相再死去吧?!蹦慰怂啃α诵?,靠近茶修耳边轻声呢喃

    “地球是监牢,人类是囚犯,我们是狱卒?!?/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