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斯堡根特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 > 第87章 战争狂热者茶修
    “哎?这就死了?”

    千夏正在看龙门夜景,都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队长干死一个银发少女……但她很快也反应过来,那是天魔指挥官奈克丝!

    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死了?

    上天台吹个风,就被大恶人天灾信使瞬移进来砍死?

    千夏再次感受到这个神秘结社的恐怖之处不管你如何权势滔天,雄兵百万,但奈瑟社可以将人传送你身边附近,说不定会在你上厕所的时候忽然空间瞬移过来,突然发起战斗……就算打得过,也受不了这种生活??!

    “假的?!辈栊薜档?,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系统送的天魔搜索仪。

    他们周围已经没有任何天魔了,但在西北方向,却能看见密密麻麻的天魔军团聚集,所有天魔似乎都聚集在一起,再也没有其他落单的野怪了。

    茶修很快就明白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天魔指挥官已经知道茶修他们会每天随机出现在任何地方,寻找并猎杀天魔。但从结果就能分析出来,‘天灾信使’也不是看见天魔就冲上去,而是会选择数量小于30人以下的队伍。

    而且‘天灾信使’必定战力有限,不敢与奈克丝面对面交锋,因此奈克丝将所有天魔收拢起来,只派出一个天魔士兵在外面驻扎等候,并且将这名天魔士兵扭曲成自己的模样,为的就是等待‘天灾信使’到来。

    只不过奈克丝没想到居然茶修反应这么快,她话都没说完就被砍死了。

    这时候,茶修从搜索仪里发现,有一个天魔离开了据点,独自向他这边走来,仿佛是来送人头。

    茶修思索片刻,说道“训练家,你今天的任务完成了?!?br />
    “啊,完成了?”千夏一愣“但我什么都没做……不如今晚就不算吧?”

    “可以,那今晚就不算,你这周的工作还剩一次?!?br />
    千夏语气一滞,她只是客气一下。

    茶修可不知道什么叫客气“下一次任务时间是星期天,请你尽快获得新符文,并且获取自己的伴生精灵。没有什么问题的话,今晚的任务就结束吧?!?br />
    “哦,好的……”

    茶修却是没有马上回去,而是从系统仓库了选择一枚天魔聚灵装置,用天魔投影术激活后留在天台上。

    然后他再选择完成任务,两人便解除投影,在原地消失回归迷雾时钟之间。

    而留在天台的天魔聚灵装置,过了几秒并凝聚出分身人形,依旧是‘天灾信使’的模样。

    没错,茶修先是完成任务,解除投影返回本体,再通过留在龙门的聚灵装置进行分身投影,又回到龙门这边,相当于意识来回穿越了一趟。

    茶修感受了一下分身身体情况,确认可以正常使用。哪怕分身与本体相隔一百公里,意识传输也没有丝毫停滞。

    至于茶修为什么要进行这么麻烦的操作,理由也很简单——天魔已经不再给他抓落单的机会了,而是想随便派个送死鬼跟他交流。

    虽然不知道天魔想说什么,但接下来显然是无意义的加班,茶修自然没兴趣浪费千夏的时间,便结束任务让她返回。

    而且茶修也想测试一下,可不可以在任务投影时使用天魔投影术,结果非常成功。

    当然,天魔投影术与任务投影有一个明显差别任务投影几乎没有时间限制,但天魔投影的分身只能存在30分钟。

    不过在这个情况下,30分钟足矣。茶修并不喜欢聊天,天魔也不是适合交流的对象,30分钟足够让茶修将这个送人头的天魔挫骨扬灰了。

    等了六分钟,茶修便看见下方街道里又出现了一个银发少女奶奈克丝。她注意到茶修的视线,双手做成喇叭状,对着茶修大喊“你别下来,我很快就上来!”

    她的确很快,踩着空调外机,脚步轻盈地连上七层楼,婉若游龙,翩若惊鸿。

    茶修看着她的身姿,若有所思“没想到你虽本体重若坦克,但操控这种普通身躯也游刃有余?!?br />
    奈克丝微微皱眉,冷笑道“我怕我本体前来,你会怕的马上逃走,天灾信使?!?br />
    “这是当然,我没有战胜你的把握,自然不会轻易跟你交战,免得泄露我的底牌?!辈栊藓敛辉谝饽慰怂康募ペ?,举起重?!澳敲?,你的第二个人头我就收下了?!?br />
    “为什么要杀我?”奈克丝坐在天台边缘,笑着问道“你如果肯回答我的问题,我等下再派五名战士跟你战斗,如何?”

    听见有好处,茶修放下重剑,回答道“我是人类,你是天魔,这理由还不够吗?”

    “谁告诉你我是天魔的?”

    “壬生狂四郎?!辈栊匏档馈八嫠吡宋液芏喙赜谀忝堑募苹?,净化地球,平推世界。你们是全人类的敌人?!?br />
    奈克丝顿时语气一滞,她知道壬生狂四郎真的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心里暗骂一声猪队友,但奈克丝明面上却是云淡风轻地说道“那是以前的计划,我们已经知道错了?!?br />
    “知道错了?”

    “是,我们发现人类的强大与潜力不逊色于我们,暴力征服已经不再现实。正如我在新闻发布会所说,我们是同根同源的文明,征服只是最高效率的方式,但不是唯一的方式?!?br />
    奈克丝微笑着说道“圣域那边已经了解到这里的情况,所以让我率先改变策略,提出与人类政府合作,用我们的力量,让人类快速发展?!?br />
    “你可能会怀疑我们的用心,但圣域之所以想征服地球,其实是为了地球的资源。然而圣域想穿越到地球都大费周章,除非地球这边也能通过灵能技术打开位面之门,否则我们没有资源交易的渠道?!?br />
    “我们以前认为地球还处于未开化的封建时代,交流成本低于战争成本,所以狂四郎才会跟你说,我们想征服地球……”

    “但现在不一样了,你们的教育人口达到相当大的规模。只要通过‘天人计划’,令灵能人口大幅上升,你们的灵能科技很快就能赶上圣域,到时候地球和圣域打开位面之门,互通有无,平等交流,便能快速增进文明发展?!?br />
    “我们的投资,会在未来得到回报。但不再是我们单方面收益,而是地球与圣域互惠互利?!?br />
    奈克丝摊摊手“现在,圣域和你背后的组织,已经没有互相伤害的必要了?!?br />
    “没有互相伤害?!辈栊藁卮鸬馈安皇俏颐堑シ矫嫔撕δ懵??”

    这人怎么跟狂四郎一样情商低……奈克丝暗暗腹诽,但依旧保持完美的微笑“无论如何,我们已经不再是你敌视的天魔,而是可以合作的天人?!?br />
    她话锋一转“目前为止,我们也没有伤害任何一个人类,你其实没有任何理由攻击我们?!?br />
    “就连法律,也不支持你伤害我们这些善良真诚的交流者?!?br />
    茶修摇摇头“那些潜伏在城市里,刺杀灵能者的刺客,不都是你们派出去的奸细吗?”

    “与我们无关?!蹦慰怂啃Φ馈拔颐侵皇侨靡恍┯性档娜死嗖斡搿烊思苹?,但他们获得灵能后会去干什么,我们无法干涉也无法阻止。而且,如果你们人类真的怀疑我别有居心,完全可以派人监督‘天人计划’,保证每个参与者都处于你们的监控之下?!?br />
    “我不会离开龙门这个城市,在这里度过两年推进天人计划后,我就会返回圣域。这就是我的的诚意?!?br />
    她的眼睛里满是真诚“我真的很希望能跟你背后的组织合作。你们显然拥有独特的符文技术,恰好能跟我们的技术体系互相交流,到时候大家双赢,岂不比战斗更有意义?”

    茶修沉默片刻。

    “你想让我相信你,很简单,你只要做一件事?!?br />
    “什么事?什么事我都答应你?!彼挠锲行╆用?。

    “将你召唤天魔的空间坐标交给我?!?br />
    “没问题?!?br />
    奈克丝毫无犹豫地答应了,从怀里掏出一枚闪烁着金红血光的耳坠,直接抛给茶修。

    茶修接过耳坠,感受到耳坠里那浓郁得几乎化不开的灵能波动,而且耳坠的光影特效,也与茶修破坏的两个坐标十分相似。

    他将耳坠抛向半空,一剑斩碎了耳坠。

    他淡淡说道“这是假的?!?br />
    “你说要,我给你,我给了,你又是说是假的?!蹦慰怂克坪跤行┪弈巍澳闫臼裁凑饷此??”

    因为系统没有提示我摧毁了加分道具。

    当然,茶修不会这么说。

    “真正的坐标,是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摧毁?!辈栊藿艚舳⒆潘澳阒牢以莼俟??所以做了个假坐标,想知道我到底是用什么手段摧毁坐标?”

    一语中的。

    虽然奈克丝看不起暗惧和狂四郎,但‘天灾信使’可以摧毁坐标这件事,她依然极其重视——因为就连她自己,也无法摧毁坐标。

    “你这是借口?!彼比徊换岢腥险馐亲约旱囊跄薄白旮鞑幌嗤?,你怎么可以断定?现在我表现出我的诚意,但你却没有任何诚意?!?br />
    她在抬杠。

    茶修握紧了重剑。

    他不喜欢跟别人讲道理,特别是跟敌人讲道理。

    “最后还是要动手吗?”奈克丝叹了口气“我们不想战斗,只是你非要战斗。我们明明可以和平相处,但你非要掀起战争?!?br />
    茶修依旧平静“你是天魔,我是人类,本就没有活在同一片天空下的余地?!?br />
    “不,其实怀疑仇视我的人类也有很多,但他们都会选择和我一起追求和平,追求交流的可能?!蹦慰怂糠床档馈爸挥心?,你是纯粹的战争狂热者,武断地放弃一切合作方式?!?br />
    “你只不过是私自将我们天人审判为敌人,然后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是英雄,执行正义斩妖除魔?!?br />
    “你是不是需要‘敌人’,才能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例如今天来杀几个敌人,明天去杀几个敌人,几天后要去骚扰谁的据点,几个月后要毁灭什么势力……”

    “你没有‘敌人’就活不下去,没有需要‘执行正义’的目标也活不下去,你活着的全部动力就压在这一点点‘正义’上?!?br />
    “你自诩为人类消灭‘敌人’,但其实是‘敌人’给你带来生存的意义?!?br />
    奈克丝叹了口气“我本以为我们可以求同存异的,太可惜了?!?br />
    “你不是渴求敌人的死亡?不用你动手。但如果你回头醒悟,可以来找我们……你知道我们在哪?!?br />
    奈克丝话音刚落,身体便化为飞灰消散。

    茶修看着她飘落的连衣裙,微微皱眉,脸上极其罕见地露出一丝恼怒。

    “你骗人?!彼а狼谐莸厮档?。

    “你说好会再派五个天魔过来挨打的?!?/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