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武东上线的地铁里,千夏低下头假装玩手机,心里恨恨不平地看着对面那个拿着一瓶乌龙茶的男人。

    她怎么也没想到,本应该要隐藏身影的地下组织成员,居然敢堂而皇之地坐地铁!

    虽然他将肩甲和剑都全部‘送’走了,身上没有任何武器装备,看上去就是一个穿着黑背心的青年——但现在都内气温平均20°,穿背心已经显得很奇怪了。

    最重要是,他居然没钱买地铁票,是千夏用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帮他买票!

    他路过便利店的时候,还买了一个饭团和一瓶乌龙茶——也是用千夏的钱!

    千夏第一次对这个未知组织的前途产生深深的怀疑连成员的外出交通费都不给,该不会神秘组织的景气也不好吧?

    不对啊,哪怕是千夏也听说现在有关灵能者的企业都能获得大量投资,专注于灵能开发的项目,更是投资者想投钱都未必能投得进——神秘组织这种朝阳产业应该会得到许多天使投资的??!

    或许是执行任务时不会带钱吧,毕竟人家能空间传送呢……千夏这样说服自己。

    上板桥站下车,又走了十分钟,千夏带着茶修来到一间医院,但她忽然想起什么,想要去化妆间,恰好茶修也想去洗手间审视自己的情况。

    一小时了。

    他已经投影了一个小时,但投影身躯依然可以正常行动,精力充沛精神饱满,没有任何崩溃的迹象。

    茶修今天之所以这么闲,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测试投影的有效时长——他自己的‘天魔投影术’只能维持30分钟,但系统投影的分身却没有时长限制。

    在剿灭作战里,有其他队友在,而且环境也不适合测试,茶修顶多战斗半小时就会回去。

    现在讨伐作战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茶修可以尽情测试投影之躯的极限时长。他怀疑,如果投影之躯进行食物摄入排泄和睡眠补充的话,甚至可以一直持续下去。

    目前进食功能消化功能正常。

    排泄功能……也正常。

    按下冲水键,茶修离开厕所,基本可以确认投影身躯没有短斤缺两,最大使用时间应该为3天——不是说投影身躯只能维持3天,而是3天后茶修就必须中断投影。

    毕竟他本体三天不喝水就会死于脱水。

    来到洗手间外面,茶修便看见一个黑长直的女高中生,相貌清纯举止拘谨,面容很陌生,但茶修从校服、黑色过膝袜以及身材就辨认出她“江户川千夏?”

    她点点头,小声说道“叫我江户川……千夏也可以?!?br />
    千夏现在这副乖乖女高中生的样子,令人难以跟之前那个酒红卷发妆容艳丽的女生联系起来。

    注意到茶修的眼神,千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假发套和浓妆都是工作需要,可以保证其他人认不出我。我的化妆效果还不错吧,是不是完全认不出来?”

    我觉得你这不是化妆,你这是乔装……如果不是自己有‘天魔投影术’可以创造匿名分身,不然茶修都想跟千夏学学化妆了。

    两人来到住院部,前台护士跟千夏认识,打了招呼后茶修和千夏就能进去了。他们来到3楼302病房的门口,千夏小心翼翼地探头看了一眼,小声说道“妈妈在睡觉?!?br />
    茶修看见靠窗户的病床里睡着一位短发女性,脸容苍白,年轻不再,但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的风华,跟千夏有七八分相似。

    “两天前妈妈心绞痛住院?!鼻乃档馈八纠床∏橐丫刂谱×?,但最近又开始加班,工作劳累睡眠减少,然后就……”

    茶修嗯了一声,目不转睛地看着床上的女性。

    “你真的能治疗妈妈吗?”千夏紧张问道“只要你们能派人来,我就愿意为你们工作,哪怕没有钱也——”

    “好,治疗完了?!?br />
    千夏愣了一下,看了看茶修又看了看病房,脸上写满了怀疑。

    茶修停止催动‘馈赠’符文,平静说道“你进去问问情况,我在下面花园等你?!?br />
    其实茶修也不确定自己能否治疗心脏病,‘馈赠’符文的生命力是一种很玄乎的东西,既然能连接断肢,对心脏病应该也有缓解效果。

    在长椅上坐了一会,茶修便看见千夏忙不迭地小跑过来,气喘吁吁坐在他旁边,深吸一口气“你……刚才,真的治疗我妈妈了吗?”

    “效果如何?”茶修反问。

    千夏说道“她说心里没有烦闷感,呼吸舒畅,整个人也轻松自在,跟我说可以出院了?!?br />
    “你能确定她没有说谎?”

    千夏微微一怔,旋即明白茶修的意思,沉思片刻后重重摇头“没有,她很精神很快乐,是真的觉得自己病好了,不是骗我的?!?br />
    “心脏病存在复发的可能性,记得备好药?!辈栊尢嵝岩痪?。

    “真的,非常谢谢你?!闭獯吻牡幕坝锞拖缘梦薇日娉稀拔一共恢滥愕拿帧?br />
    “天灾信使?!?br />
    代号吗……千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天灾信使,我可以加入你们的组织吗?”

    “那你现在还想要钱吗?”

    “想?!?br />
    茶修看着千夏,千夏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生活费学费交通费,以后要花钱的地方很多,妈妈又不能再劳累了,我当然要承担责任想办法赚钱!”

    茶修想了想“你刚才说,你愿意为我们工作,哪怕没有钱也可以?!?br />
    千夏傻眼了“但……那个是……夸张的说法,但我也不是想要很多工资,月收入十五万……十万……时薪800元也可以!”

    “我们不缺这点工资?!辈栊扌钠狡偷厮档馈暗匦攀俏颐鞘挚粗氐闹耙邓匮?,既然你说不要钱,那我们就肯定不会给钱,来成全你的诺言?!?br />
    千夏都想穿越回去撕烂自己的嘴——这下子真是亏大了。

    她想加入神秘组织的最大原因,不就是觉得神秘组织能快速捞钱吗?而且想想看目前这个神秘人展现过的能力空间传送、治疗、抵挡雷电,除了挨雷劈没什么经济效益以外,空间传送和治疗都是实打实的高收益能力??!

    之前千夏还怀疑神秘组织的经济情况,但当神秘人展现出他远程治疗心脏病的能力后,千夏就再无怀疑——单凭这个能力,神秘组织就能日进斗金!

    这样的组织,会缺千夏这点工资?

    而且神秘人一直不苟言笑的模样,看起来就是一个公事公办的工具人,不至于为了克扣她的钱而抓住她的话柄啊。

    或许,守信真的是神秘组织看重的职业素养?

    不过千夏转念一想,发现事情好像没这么糟糕。

    虽然要免费打工,但她找到组织了??!

    以后她找倒霉鬼们借钱的时候,就不怕遇到什么天魔刺客,或者被御庭众抓住什么的——她可以请求组织传送一位同事过来救她!

    “伸出右手?!?br />
    千夏警惕地藏起自己的右手,可怜兮兮地说道“别打右手行不行?现在还疼,左手可以吗?”

    “不是打你掌心,握手?!辈栊奚斐鲇沂殖疽饬艘幌?,千夏小心翼翼地跟他握手。

    茶修从团队系统仓库里选择‘天魔之契链’,瞄准目标江户川千夏,使用!

    在这瞬间,茶修和江户川千夏的灵能都躁动起来,他们意识到自己进入了一个特殊的状态。

    “现在,你提一个要求,我提一个要求,当我们都接受互相的要求,我们之间就会成立一道契约,这道契约我们都必须完成,最多三道契约?!辈栊奁骄菜档?。

    没错,从一开始茶修就打算在这里用掉‘天魔之契链’!

    他本来是想将这个道具永久封存的,但遇见千夏这种情况后,他忽然意识到一个新的用法。

    没错,茶修是不希望用契链来束缚别人去做什么事。

    但他可以用契链,束缚别人不去做什么事??!

    比起以大局的名义来鼓动别人去战斗,以维护治安的名义约束别人不要犯罪,就显得可以接受了。

    因此茶修马上说道

    “你不能再用自己的符文能力……”

    他本来想说‘进行违法行动’,但他忽然想到,奈瑟社的作战里其实也有很多违法行为私自入境、破坏建筑等等。

    “……以直接间接的方式,获取非法收入?!?br />
    一道火焰荆棘从茶修的手腕窜出来,缠到千夏的手腕上。

    千夏微微一怔,旋即哀伤地苦笑“你原来还是不相信我……”

    “说出你的要求,当契约成立,我就会信你了?!?br />
    千夏气势一滞,心想这次真的遇到天敌了。她毫不怀疑‘天灾信使’的话语,这道契约必然具有强制力,足以让千夏丧失许多发家致富的机会。

    虽然有心拒绝,但‘天灾信使’不仅是救妈恩人,还是某个大组织的门前走狗??!

    千夏深吸一口气“我要获得正式成员的所有福利?!?br />
    没问题,反正都不用钱。

    下一秒,千夏的手腕也窜出火焰荆棘,与茶修的火焰荆棘连在一起形成闭环,牢牢捆住了他们两个的手!

    第一条契链,生成!

    然后千夏又迅速说道“我希望你能尽量照顾我、教育我、帮助我!”

    又一道火焰荆棘从千夏手腕窜出,缠向茶修手腕。

    茶修本来都想放过她了,没想到她居然敢一转攻势,而且提出的要求还挺简单——他作为队长自然得照顾队员了。

    以后或许还能获得‘天魔之契链’,茶修也想看看这个道具到底能有多强力,便提出自己的要求“你要努力学习,争取考上大学,高中每天学习时间至少为2小时?!?br />
    千夏脸色一黑——她成绩真的不算好,对学习也没什么兴趣,要求里还强制要求学习时间!

    但这个要求又实在不算难,千夏根本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也只能接受了。

    茶修手腕的火焰荆棘再次连上千夏的荆棘,闭环缠绕住他们的手!

    第二条契链,生成!

    但千夏还是觉得很不爽,毅然说出最后一个要求“我想你和我成为好朋友!”

    第三道火焰荆棘从千夏手腕窜出!

    千夏提出要求时还留了个心眼,要求是‘你和我’,主体是对方!

    这下子,她就能在工作上、生活上都获得这位灵能者前辈的全面帮助,并且建立深厚的感情,足以让她在未知的组织里站稳脚跟!

    而且大家都是好朋友了,借点钱,不过分吧?

    茶修对此也无所谓。

    毕竟,他作为契链的使用者,是不需要遵守契约的。

    不过成为朋友这种主观唯心的事,茶修也不介意完成,大不了每次见面说一声‘你好我的朋友’。

    那么,第三个要求要提什么呢……

    第一个要求是‘禁止事项’,第二个要求是‘目标事项’,那么第三个要求应该选‘暧昧事项’进行测试。

    “我的要求是,这个要求保留到以后,当我想到时再用?!?br />
    第三条契链,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