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斯堡根特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 > 第17章 五百前的故人
    轰!

    当最后一只恶鬼武士脑袋被轰碎的瞬间,茶修、希路达、蔡君妍同时出手,攻击恶鬼武士的双足双手,直接将他切成人棍。

    经过数波战斗磨合,轻锐小队已经打磨出粗糙的简单战术幽鬼作为盾卫者抵挡敌人攻势,竹仙远程射击致残敌人制造破绽,然后天灾信使和猫女马上撕断敌人四肢,另外天灾信使负责关注队员情况进行急救治疗。

    非常简单,非常实用。

    茶修也感觉到四人小队的必要性肉盾,控制,输出,奶妈,四个职业全齐,的确可以产生碾压性的配合效果。

    凭借这套简单打法,他们已经连续解决三队恶鬼武士。恶鬼武士都是五人一队,基本没给他们造成压力,最危险的一次,也不过是他们解决一队恶鬼武士后,另一队恶鬼武士马上出现,导致他们没有休憩间隙连战两场。

    沿着恶鬼武士的足迹,他们逐渐深入洞窟。洞窟时而崎岖狭窄,时而宽敞柱林,他们每一步都小心翼翼。

    “远处有脚步声?!?br />
    游竹笑小声提醒一句。她刚才偷听队长自言自语时,忽然明悟了用‘念力’符文强化感官的用法,便自发奋勇强化听力侦查远方动静。

    她也曾用‘念力’符文强化视力,但强化到极限都没法透视。而洞窟环境下,听力能发挥更强的效果。

    茶修默默点头,蔡君妍乖乖走在最前面。路径越来越窄,流动的风预示着前方是出口,他们的队伍阵列也变成一字长蛇阵,幽鬼在前,竹仙在后。

    拐过小弯,前方出现暗蓝的亮光。久处幽暗的众人不禁为之振奋,连脚步都轻快几分,想快点到达亮处。

    虽然他们都有佩戴可以无光暗视的目镜,但就像戴着防毒面具吸氧器也能活在粪坑里,虽然同样可以生存,但如果有的选,谁不想回到正常的环境里?

    人类作为白天生物,除非是睡觉,否则拥抱光辉近乎是生命的本能——甚至有的人睡觉也要开灯。

    在这种本能驱使下,四人不约而同放松了警惕。但就在‘幽鬼’即将踏入出口时,游竹笑忽然转头看向左方岩壁,轻轻‘哎’了一声。

    电光火石间,茶修和希路达同时想到什么了,怒吼道“停下!”

    但为时已晚,就在轻锐小队的后方通道里,一面岩壁随着‘轰’的爆响,直接粉碎凿穿!

    嗒,嗒,嗒,嗒。

    赤红盔甲,十文字枪,猩红双眼。

    一个个手持大枪的恶鬼大将从岩壁里的通道走出来,堵住了轻锐小队的退路!

    与此同时,通道出口的亮光被遮挡了,他们的老朋友恶鬼武士站在出口处,封锁了他们的去路!

    前有剑兵,后有枪阵,通道狭窄,寸步难行!

    再经典不过的团灭之地!

    然而茶修却没丝毫惊慌,他感觉体内的铁血在沸腾,他感觉全身都在燃烧!

    他用双剑插入岩壁,作为把手,双手发力,以引体向上的方式将自己举起,双腿一蹬,整个人在狭窄的通道里飞跃,落到‘竹仙’后方,一脚将恶鬼大将刺向‘竹仙’的长枪踩下!

    “你们打出去,我断后!”他平静迅速地下达命令。

    不能退后,不能困死在这里!

    必须集中战力,往前方打出一条生路!

    四人中,竹仙与幽鬼经验不足,猫女是主要战力,只能由他来断后!

    而且……

    茶修松开脚下的长枪,急速退后半步,避开恶鬼大将的上撩回刃。恶鬼大将双眼血光一闪,身体猛地爆冲,十文字枪如钻头一样刺向茶修!

    左剑为盾斜格,右手为鞭斜撩。

    瞬息之间,茶修左剑打偏了恶鬼大将的长枪,右剑直接将其枭首!

    在这个断头大将恢复的时候,后方的另一名恶鬼大将即刻补上。他的大枪尖端集聚黑芒,他的双眼盯着茶修的胸口,以至于茶修甚至感觉胸膛发烫刺痛!

    没有任何间隙,下一击眨眼便到!

    “来吧?!?br />
    方寸之间,狭窄难行。

    这正是双剑流最擅长的距离。

    ‘馈赠’!

    在这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瞬间,茶修对自己发动‘馈赠’治疗,庞大的生命力如同清泉般涌满全身!

    他听到自己的心脏发出引擎般的高频心跳声,整个世界仿佛都慢下来了。

    四肢百骸,再次充满力量!

    铛!铛!

    他就像是漩涡般舞动,双?;錾亮恋暮奂?,左剑切落,右剑枭首!

    恶鬼大将突进的十文字枪再次被他打偏,枪尖的黑芒爆发成黑色长河,将岩壁贯穿十几米,他的头颅飞天而起,像钢铁皮球一样在岩壁里撞来撞去。

    数秒起落,轻锐小队的治疗者茶修,闪杀两名天魔新兵种。

    “不用理我?!?br />
    茶修没有回头看,就知道竹仙和幽鬼在犹豫。

    他必须说一些话,来增强她们的信心。

    奈瑟社可不是会在这种场合丢脸的低端组织,而是恐怖、黑暗、神秘、统御一切的邪恶结社。

    所以,作为奈瑟社的资深地球社员,他应该要体现出奈瑟社应有的精神风貌。

    茶修张开双臂,用双剑在两边岩壁各划一痕,站在通道中央,将脚下正在恢复的恶鬼大将死死踩住,头也不回,腰背挺直,看着眼前的恶鬼大将们,一步不退。

    他声音平静如湖,仿佛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

    “从来没有人?!?br />
    “能在这个距离?!?br />
    “越过我的剑?!?br />
    在茶修说完之后,外面忽然响起一声嘶哑的普通话附和他

    “有一说一,确实?!?br />
    游竹笑和蔡君妍都楞了一下,唯有希路达依旧在疯狂杀戮,徒手撕了好几个恶鬼武士。而茶修也没有丝毫分神,紧紧盯着恶鬼大将们。

    用话术扰乱敌人心思,这种事他们更在行,自然不会上当。

    但奇怪的是,恶鬼大将们没有再进攻,就连被茶修踩着的恶鬼大将,居然也不再挣扎,乖乖等待恢复。

    “要杀出去了!”蔡君妍急促地报告一声。

    前方堵路的恶鬼武士忽然开始撤退,希路达和蔡君妍轻而易举地推进到出口。茶修依旧死死盯着后方的恶鬼大将,步伐丝毫不乱,小心翼翼地护着小队走向亮光出口。

    不过恶鬼大将没有追出来,静静待在原地注视他们。

    走到出口处,茶修听见背后的队友们发出各种惊讶的声音。

    “哇!”

    “这……”

    “战友,这次麻烦了?!?br />
    连希路达都感觉到麻烦?

    茶修背靠出口处的岩壁,一边留神通道里的恶鬼大将,一边观察出口的情况。

    这瞬间,饶是茶修如何身经百战,也不禁微微失神。

    出口之外,便是一个巨大的洞窟大厅,约莫有三十米高,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洞窟上方破了一个大洞,清冷的月光从上方照耀下来,如同幽蓝的薄纱,庇护着暗夜的行者。

    大厅里,矗立着几十名天魔恶鬼!

    既有手持武士刀的恶鬼武士,手持十文字枪的恶鬼大将,甚至还有手持铭文火铳的恶鬼铳士,以及骑着钢铁焰马的恶鬼骑兵!

    这已经是天魔军队了!

    虽然茶修也预料到这个剿灭作战没那么容易,但看见这一幕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本应该逐一击破的天魔军队,居然聚集起来。

    任务难度,直升十倍!

    算上他们已经击杀的天魔,洞窟里的天魔总数居然超过一百只!

    然而天魔军队却并没有发起进攻,而是静静待命。在他们围拢的中间,月光照耀的高台上,坐着一个奇怪的天魔。

    他披头散发,身材高大,脸容白得如同尸体,穿着恍如血液染红的朱红具足,黑色的眼白里镶嵌着如同火焰的猩红双眼,手提着一把绑着绷带的大太刀。

    月光照在他身上,像是在为恶魔加冕。

    “好久……不见!”

    他在高台上站起来,声音嘶哑难听,喉咙发出嘶哈嘶哈的声音,表情狂热地俯视茶修。

    “你的剑术,还是那么的……强大!”

    “上次……见面的时候,我们还没说过话呢?!?br />
    朱红天魔忽然戳穿了自己的右眼球,让右眼如火焰般恢复燃烧,仿佛这样才能稍微宣泄他的兴奋。

    “五百年了,五百年了,我居然……还能遇见你!”

    “命运,命运!”

    “我学会了……你的语言,只是想在那个世界……找到你。但命运待我不薄,圣人待我不??!”

    “你的往生……由我完成!然后我们一起……并肩作战!”

    朱红天魔抽出腰间利刃,剑指茶修!

    “来吧!”他沙哑的声音就像是钢铁在交锋“继续我们五百年前的……厮杀吧!”

    月光下,洞窟中,朱红天魔和茶修对视。

    游竹笑眨眨眼睛,视线在朱红天魔和茶修之间转来转去,一脸好奇。

    蔡君妍强忍住心中的惊恐,只敢用眼角余光观察茶修的表情。

    希路达‘哦呼’一声,直勾勾地看着茶修。

    茶修一脸凝重。

    他思考片刻后,认真问道

    “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