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曲连生凄惨嚎叫了一声,随后摆动了下手腕,诶?脱臼好了?“你……你帮我接上……”

    “听着,忘了今晚的事,你这一身伤,是你梦游摔的!”慕容熠宸盯着曲连生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曲连生乖顺点点头,眼神木讷,魂魄被慕容熠宸控制稳稳的,“是,我不小心摔的!”

    “滚!”慕容熠宸呵斥一声。

    曲连生连滚带爬,拖着一身伤痛,回了宿舍。

    -

    慕容熠宸勾唇,月光下,冷魅一笑,穿过树林,来到射箭训练场。

    唰-啪-

    剪头击中靶心的声音在武校安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老祁!”慕容熠宸嗓音清冽朝背对着他射箭的男人喊了一声,“又射偏了!”

    祁治哈哈笑了两声,摇了摇头,将弓箭放在一旁,提着两瓶威士忌往一旁的长椅走去,“

    不行了,再也不如当年了,教不了你了!

    过来,你小子,等你好一会儿了,怎么才来?”

    慕容熠宸走过去,长臂勾着祁治的肩膀,大大咧咧道,“处理一点儿小事!”

    祁治道,“你小子,不是说自己一辈子无拘无束,才不要什么女人么?”

    慕容熠宸牙齿咬开了酒瓶盖儿,同祁治撞了下酒瓶,“喝酒!”

    祁治苦笑了下,咕咚咕咚干了两口威士忌,“好家伙,这洋酒够烈??!”

    慕容熠宸抬头看着天空道,“我以前一直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结婚生子,乱世之中,我们这样的人,娶妻生子到最后能有几个有好结果的?

    可苏青梧不一样,我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

    她就好像这威士忌,够烈,够劲儿又让人上瘾,无法自拔的那种!”

    祁治抿着唇点点头,“我了解,就像我当年,不顾一切跟佟掌柜在一起,还有了格格,可是我他么最后只能抱着我女儿的尸体无能为力!

    老三啊,别走我的老路!”

    慕容熠宸拍了拍祁治的肩膀,无声胜似有声的安慰。

    当年祁治在事业正辉煌的时候,爱上了一个贵族名媛,两人不顾一切在一起,还有了一个女儿,可是祁治因为当年是慕容培的左右手,仇家无数,有一次仇家找上门,毫不客气杀了祁治的女儿。

    祁治的妻子从此崩溃,便跟他分开了。

    因为这件事,祁治一蹶不振,离开了慕容家,成了一个嗜酒如命的醉汉,他如今能在这里当主任,是因为他的好兄弟战敬勋不想看他堕落下去,便让他来武校任职。

    “我们一定会找到仇家,替格格报仇!”慕容熠宸道。

    祁治点点头,“这么多年,你一直在帮我,你小子,小时候没白疼你!”

    慕容熠宸笑了笑,“喝酒!”

    -

    翌日,

    苏青梧早早醒来,洗漱完毕,换好了制服来到食堂打饭。

    米粥、鸡蛋、红枣干粮、粉蒸排骨、酥肉炖豆角!

    好丰盛,昨晚苏青梧只吃了一个鸡蛋,如今看到这么丰盛的早餐,她顿时就饿了!

    “青梧,这儿!”李想坐在不远处的餐桌,叫苏青梧。

    苏青梧开心走过去,坐在李想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