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踏跑了几步,腾空一跃,踏着李沐玥的肩膀蓦地跳到两米多高的高墙上,双手紧紧扒着高墙上方,腿一搭,灵巧跨坐在高墙上,谨慎扫了一眼围墙里面绿树成荫,此处无人看守,她才放心的生呼了口气,小声道,“沐玥,给你!”

    掏出两块大洋给李沐玥,“请你吃蛋糕!”

    李沐玥一听到蛋糕,脸上泛着光芒,接过钱,“还需要我做啥?”

    “你现在回苏公馆,找个机会,假装无意跟我爹说,半路上遇到我坐慕容家的汽车,跟慕容夫人来慕容家私人马场骑马了,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去!”苏青梧嘱咐。

    李沐玥点点头,“没问题,你在里面自己小心??!”

    苏青梧点头随后顺着高墙里面的粗壮大树,缓缓爬下去。

    几米远的树林外,零星几个守卫在巡逻,苏青梧只能顺着墙根儿,悄悄前行。

    没走多远就来到马场工人的休息更衣室。

    她从后窗户跳进去,这个时间,工人都在工作,这里无人。

    她立刻随便找了一套尺码合适的白衬衫黑色马甲、黑西裤的服务生工作服套上,长发盘起发髻,板正束在脑后。

    随后挺直了腰杆出门。

    学着其他服务生步履匆匆的模样,一路沿着林荫小路前行。

    马场规模宏大,划分好几个区域。

    客人不多,但各个儿贵气十足。

    苏青梧边走边观察,最后在五号场地,看到了慕容夫人和她女儿的身影。

    两人刚骑完马,来到一旁的休息处,喝茶。

    摘下骑马帽,慕容夫人精致的脸沐浴着秋日温暖的阳光。

    苏青梧在不远处被对着慕容夫人,假装拿起抹布擦桌子。

    慕容夫人热络跟她女儿讨论了一会儿骑马术。

    慕容馨儿忽然提到了苏青梧,语气里带着嘲讽,“昨天那个女的,真是三哥的女朋友?”

    慕容夫人冷哼一声,“是啊,一个前朝落魄官员姨太太生的女儿,也是个蠢货,昨日明目张胆给我送礼,说有事相求,这才几日这贪婪的嘴脸就显露出来了?

    不过越是这样,我倒越是希望老三真娶了她,这个女人,我定然能收住她!”

    慕容馨儿冷冷扫了一眼她娘,“嘴脸真恶心,你不就是害怕三哥跟大哥争夺慕容家继承人之位么?

    所以希望三哥找那种脑残傻子,你再在背地里使坏,让三哥没资格继承诺大家业,你这算盘打的真好!”

    苏青梧在不远处攥着抹布,恨不得跑过去塞进慕容馨儿嘴里,她苏青梧是脑残傻子?

    叶景茹面色难看,“馨儿,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

    当初我嫁进慕容家的时候,你父亲原配死后留下的你大哥、二姐才两三岁,你三哥的娘是当时的二姨太,她以身体不好为由,把你大哥、二姐交给我照顾,后来我又有了你,我把你们三个人一把屎一把尿抚养长大。

    我拿你大哥当亲儿子一般养育,为的不就是你大哥将来继承家业,他日我们母女好有个照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