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中-

    苏青梧坐在梳妆镜前,一边梳理自己的一头长发,一边眉眼狡狯思索着中午和女主男朋友一家人的见面。

    电视剧里,何少卿的母亲是个刁钻刻薄的恶婆婆,男女主结婚以后,女主软弱人设,被刁难日日落泪。

    而这个饭局,就是噩梦的开始,所以今天务必要将它斩断。

    “呵!”苏青梧眉眼一挑,心中了然有了计划。

    倾身,更靠近镜子几分,细细打量自己。

    昨天枯草似的发,变得柔顺如青绸般,脸上的痘痘小了许多,空间里商场的保养品让她改头换面。

    苏青梧颇为满意,心想,只要好好保养自己,就没有丑女人。

    -

    中午十点四十分的时候,

    何少卿便带着他的父母和长姐提前来到金玉满堂酒楼。

    交往一年,何少卿第一次提前赴约,说来也奇怪,苏青梧没个性,乖顺善良,往常对他都是言听计从,这一次,她忽然自作主张,他倒是心中忐忑,不自觉的推掉了去亲戚家探望,而提前到了酒楼。

    何家父母这次是从老家开车来的,黑色的道奇汽车,有专门的司机。

    何家人下了车,看到如此华贵的金玉满堂顶级酒楼,颇为讶异。

    站在酒楼门口穿着黑色马甲白色衬衫的服务生快步走下台阶,毕恭毕敬对何少卿道,“您就是何公子吧?苏二小姐订了莲花贵宾厅,我带各位进去,这边请!”

    何少卿一怔,第一次有人尊称他那个受气包女朋友为苏二小姐,甚是不习惯。

    何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跟着服务生往金碧辉煌的酒楼里走。

    殊不知,这一切,都是苏青梧半个小时前,用一块大洋搞定的,一块大洋相当于21世纪的一百块钱,给服务生一百块钱在敌人面前抬高下身份,这个钱花得值得。

    一进门,何家二老入座,服务生给在座各位送上菜单,倒了茶之后,就退出去了。

    何家长姐何少芸拿起菜单,随后震惊道,“爹,娘,你们看,这里的菜品以名贵海鲜为主,价格不菲呀,这少卿的女朋友第一次请我们吃饭来这种地方,倒是颇有诚意的嘛?”

    何少卿闻言没出息的跌坐在座椅上,面色惨白,请?

    苏青梧身上从来没有超过一块大洋的时候,这一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原本第一次见面,何少卿打算订在小有名气的一家京菜馆,不奢华却也够体面,最重要的是,他负担的起。

    京菜馆一顿体面的饭菜,五块大洋足以,而这里起码要20快大洋,他在报社两个月的工资。

    苏青梧没有钱,还故意订这么贵的酒楼,明摆着是要宰他爹娘一顿,爹娘是什么人,何少卿再了解不过,他们一心想着苏青梧招待他们,是绝对不会花这个钱的。

    他父亲是海关他们的一个小官,每个月五十块大洋的薪水,一家人又要体面,得处处算计,不该花的钱,绝对不会花。

    ……

    长姐和父母一直商量着点什么菜,何少卿如坐针毡。

    时间转瞬即逝,一晃到了11点20分,何少卿刚扫了一眼手表。

    服务生敲开了门,接着一道道名贵的菜摆上餐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