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斯堡根特 > 我把系統安排了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堅持
    范北的資源傾斜,對于開荒中的郎生絕對是雪中送炭。

    他立刻支配了2億額度的精神力點貸款,然后開始高修煉,擴建自己的意識世界。

    他花費1億點,用了2個月,將原本只能容納5oo人的意識世界,擴大到足足1萬人。

    擴建完成后,曾經為他效死命的三郎,第一個常駐意識世界的本地土著,向他提出建議。

    “老大,我們既然能支持這樣大的規模,就該成立我們自己的集團,一個真正不會墮落的善心人組織,以往也有很多這樣性質的,但它們壯大后很快變了味道,和各種騙子集團沆瀣一氣,而我們這里,有最強大的規則約束,絕對不會變味?!比沙峽業廝底?。

    “你的建議不錯,人心易變,再好的經也會念歪,只有我這里,有著……那一位的正義規則支持,才不會改變,”郎生點頭道,“你去收集各種人才,然后組成好人集團,咱們專門支持那些好人,防止他們上當受騙,我們要建立千年,不,是萬年不變的好人體系!”

    “是的,老大?!比傷狼盎故歉鏨倌?,死后還是熱血的性子,當下十分激動。

    他當然不知道,這世界就沒有什么東西是不變的,石頭都會改變,何況是人心?

    這只是人心的美好期望,希望美好的東西能夠永久保持下去,比如青春,比如美貌,比如善良……

    三郎按照郎生的吩咐,很快就物色到幾個目標。

    現在他只是類似于幽靈的存在,本來只能生活在這個世界的靈質層內,最后還是要被同化吸收掉。

    但郎生給了他一套邪靈修煉的功法,他修煉之后,就可以像那些邪靈一樣顯形,只是他不會像邪靈一般作惡罷了。

    他找到一位良心未泯的律師,在這個不能動用暴力的世界,律師是最受人重視的職業,沒有之一。

    沒有律師的支持,你的億萬家產,有可能一夜就變成他人擁有。

    這是一處律師事務所,黃律師正在午休之中,他年過半百,已經感到精力大不如前,但還是堅持和以前一樣的工作頻率,因為需要幫助的人太多了。

    他剛剛忙完了一個案子,借助最近聲名鵲起的饑荒拼命團,所打下的名聲,成功幫助當事人調解成功,拿回了三分之一的資產。

    本來按照簽訂的合同,他這個當事人因為替熟人擔保,是要承擔無限賠償責任,最后對面擔心逼迫過甚,讓這個當事人投入饑荒拼命團中,最后松了口,只收了三分之二的資產。

    “唉,這些無法無天的家伙?!被坡墑γ琶紀房嗄盞?,雖然當事人十分感激他,但他并沒有什么成就感。

    因為他用的手段,同樣不是正規手段,也就是說不可復制。

    一旦這個饑荒拼命團和其他團體一般,銷聲匿跡,或者改頭換面,他這種做法,就會無疾而終。

    但他也是無能為力,畢竟這個世界太容易受騙了,而且善良的人,并非沒有缺點。

    相反他們一樣有貪心,往往因為一點微不足道的好處輕信他人,最后被坑得不要不要的。

    他想起來自己的經歷,他還要感謝一個初中多次欺騙他的家伙,才能一路安穩成長到現在,成長為一名律師。

    帶著一些感嘆和抱怨,他陷入淺睡之中。

    “你想要建設一個公平的世界么?你想要這個世界再沒有騙子的容身之地么?”一個十分熱血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唉,又在白日做夢,人性本貪,總是想不勞而獲,除非這個世界沒了神的束縛,我還相信人能戰勝自己,老實人的憤怒可以制約很多邪惡?!?br />
    “不,雖然有神的束縛,但我們可以再造一個神,在神與神之間的尋找屬于人類的空隙?!比妊納艏ざ?。

    “一聽你的聲音,就知道你是年輕人,雖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神秘手段,但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絕對不會輕易相信別人空口說的任何一句話,哪怕那個人是我親爹?!被坡墑γ揮姓隹劬?,只是斬釘截鐵地說著。

    父母也會被騙,甚至被外人聯合起來欺騙自己的兒子。

    這種案例,他見得不要太多。

    “好吧,我就讓你看到真實的可能性?!?br />
    三郎信誓旦旦地說著,在他心中,將他從迷惘中拯救出來的老大,就是神,甚至比原本的神更好。

    因為對方是一個真正的好人,從來不苛待別人,每次都是自己帶頭干活,絕對不會躺著看別人干活。

    哪怕是現在,隨著饑荒拼命團的名聲擴大,各種拉攏接踵而至,但老大都是嚴厲拒絕,沒有一點商量的余地。

    而他自己沒有任何私財,其實給他送禮的人層出不窮,只要稍微截留一點,就能一輩子無憂無慮,而且沒人能說他什么,因為他做得已經夠多了。

    金銀財寶……各種讓人想象不到的誘惑,都被老大堅定地拒絕掉。

    他相信,如果不是神禁止暴力的存在,老大早就被各種層出不窮的暗殺給放倒幾十次了。

    這也算是神帶來的好處之一。

    帶著這種想法,三郎給這位只相信自己眼睛的黃律師鏈接上,郎生的意識世界。

    景色足夠讓人流連忘返,但是太假了……

    黃律師清醒過來,然后淡淡道:“那里只適合做為一個游戲之所,卻不是人類文明可以長期正常繁衍的地方,這個世界雖然骯臟污穢,卻還能容納文明正常的傳承?!?br />
    “可惡,你這個家伙,我不許你這樣說我們的世界!”三郎怒了。

    “哼,惱羞成怒么?可惜這里禁止暴力,你惱羞成怒,除了傷到自己,又能傷到我什么?小心一點,別讓神把你凈化了。我看得出來,你是個好人,只是你們的方向和目標都有問題?!被坡墑μ嶁訓?。

    “你等著,我叫我老大來收拾你?!比燒庵幟曇偷納倌?,根本沒有形成包容其他觀點的習慣,非此即彼,才是他們的做事風格。

    “很好,我等著他。如果他就是建造了那個虛幻世界的主人,我有很多話想和他說,而不是你這個熱血沖頭的毛頭小子?!被坡墑σ⊥返?。

    “哼……”三郎憤怒地離去。

    十分鐘后,郎生與這個黃律師的意識鏈接在一起。

    “你好,黃律師,小孩子不懂事,沖撞了前輩,我代他向您道歉,像您這樣還能秉持本心的律師,為數實在不多了?!崩繕峽業氐?。

    “好了,我也沒有怪罪他,畢竟年輕就應該得到原諒,”黃律師下意識地揮手道,“不過我想知道你的真正目標,而不是一個虛擬的游戲世界,那只是對抗惡人的手段,而不是人類展的目標?!?br />
    郎生沉默了,因為那還真是他給人類定下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