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斯堡根特 > 我把系統安排了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恢復
    對于剛才這個武者首領所言,范北只是不屑,就算禁了槍炮,難道刀斧就不能破壞這棵冰樹?

    所以他們剛才所言,根本就不是問題的解決之法。

    除非他們能掌握洞天的進入之法,然而這進入之法,是那神秘聲音賜予的,如果他們有能耐將神秘聲音的主人給拉攏,也不會看得上這點修煉資源。

    唯一有可能實現的正路,就是給平民一個機會,讓他有機會分潤到果實,才不會干出破壞資源的事,但這顯然又很難做到。

    他們只會用其他手段,想法設法限制平民崛起,而不是給自己制造更多的對手,雖然他們自己很可能就是平民出身。

    因此大家只能互相傷害著前進。

    范北沒有興趣管他們這些事,他感興趣的是那些能夠改進血脈的異果,看樣子這個世界的人之所以如此強大,就和這些東西有關。

    很快他就有機會進行研究了。

    最后,三方達成協議,誰也不得傷害冰樹,違背者不得再次進入。

    然而武者首領考慮得很多,但他手下三十多人,哪里會個個都像他一樣考慮長遠?

    這一口氣不出去,他們絕對忍不下去。

    “王隊長,我們去四下看看,還有沒有其他人窺視?!繃礁瞿兇酉嗍右謊?,同時向對面的武者首領說著。

    “呃,你們小心行事?!蔽湔呤琢焐肆鋪普獗?,見他們并無什么動靜,于是答應下來。

    那兩個男子立刻轉身就走,看他們探查的方向,儼然是破衣人離開的方向。

    武者首領搖搖頭,帶著一絲惋惜的目光看向冰樹,又可惜了一棵無端遭劫的奇花異草。

    但此時此刻,他必須要照顧到己方的情緒。

    范北立刻明白過來,難怪這個武者首領不得不對柳云唐讓步,看來他們只是松散的聯合體,表面對峙還行,真要搞廝殺,他的手下不會拼死命的。

    對柳云唐做出讓步,他的手下不會報復回去,畢竟他們不想拼命;對那些手持火箭筒的破衣人,他們肯定會報復回去。

    就算沒了冰樹又能怎樣?這些中下層武者同樣不會考慮那么遠,他們只知道,不殺了那幫人,這口氣就不順。

    關鍵是殺死對方本身沒有危險。

    柳云唐直接將到手的白果都放到寶??占?,于是一轉手就到了大白的項圈空間。

    范北則和大白重新換位,在項圈空間里,拿著一枚被三波人爭來搶去的白果,仔細端詳。

    意念操控著靈質,探查這顆白果的內在,慢慢研究起來。

    …………

    而在這時,柳云唐等人已經離開,順著崎嶇的山道,趕往下一個地點。

    一切安排都是他的護衛統領做出的,本來這個護衛統領還有些看不起大白,覺得它只是個累贅,是少爺強行攜帶才能進來。

    結果對方一次華麗變身,頓時讓這個護衛統領刮目相看。

    他最清楚,剛才能迫使對方讓步,現在又能安然離開,和這只狗的變身行為大有關系,對手摸不清底細,這才沒有貿然出手。

    不然的話,就算當時達成協議,事后對方也會派人追殺,那些平民就是這樣的待遇。

    雖然對方剛剛沒有說話,沒有出手,但已經展示出莫大的價值。

    想到這里,護衛統領對身邊人道:“大家注意點周圍,看看有沒有人跟蹤,在這里要步步小心,除了我們自己人,其他人一個都不能相信?!?br />
    大家點點頭,幸運的是,柳云唐雖然傻,但分得清好歹,這個時候不會拖后腿。

    “老大,下一處地方就是血池,要浸泡三天三夜,變數很多,看剛才的情形,恐怕那些窮棍們,會生出更大的野心,不再滿足只撈些邊邊角角的資源…”一個護衛回應道。

    “無妨,想來其他人也不會放任這種情況出現,我們只要跟著他們一起就好?!被の勞沉煺庋底?。

    “莫要跟著他們一起胡亂殺人?!繃鋪仆蝗凰檔?。

    “放心吧,少爺,我們只殺危害我們的人?!被の勞沉熘幌氚殘陌顏庖淮尾釷倫齪?,根本不想多事。

    正在這時,突然一個護衛指著后面的山道,開口說道:“后面有個人一直在跟著我們,步子很慢,應該是個普通人?!?br />
    “膽子還真不小,難道他們以為現在還可以威脅到我們?”護衛統領冷笑道,“過去把他抓來?!?br />
    那個護衛領命而去,幾個縱躍,就將跟蹤他們的人抓住。

    范北正在研究異果,突然聽到大白對他說話:“好像這就是帶我們來的那個勇士啊……”

    “呃,果然最后大家還是要進入這里,大白,你那神秘聲音給你新任務目標了沒有?”

    “給了,下個目標就是脫胎換骨?!貝蟀諄賾Φ?。

    “難度不小啊,柳飛唐弄一個名額都不容易,何況是你?”范北皺眉道。

    “那可怎么辦,難怪這個勇士會跟過來,看來他也是要拼命的?!貝蟀孜訓?,指望它動腦子,還不如睡一覺來得簡單。

    “傻了吧,你只要賣萌哄好大傻就好,哪里會有什么困難?”小白不屑道。

    范北無語,這種建議,也就小白可以公然地提出來。

    “說的是啊,我正好還存了不少自由屬性點沒加,都加到魅力上去……”大白下意識地說著。

    “等等,什么自由屬性點?你那項圈不是早沒了系統功能么?”小白立刻激動起來,差點壓到范北替身的腳面。

    “哦,我之前沒告訴你,進來這里后,我圈哥說它臨時回復了系統功能?!貝蟀桌硭比壞?。

    其實它不知道,這是范北為它做的另外一手準備。

    “你為什么不早告訴我?你還拿我當兄弟么?”小白委屈道。

    “你都要棄我而去,我還怎么拿你當兄弟,要不是主人把你找回來,你早就把我忘干凈了?!貝蟀漬裾裼寫?。

    “我什么時候要棄你而去,我們可是在一個被窩睡覺的,要做一被子的兄弟啊?!斃“贅轄舯礱饜募?。

    它隱約把握到一些關鍵,自動腦補出項圈恢復功能的真正原由。

    地球上有林中青在,而系統在一個世界只能有一個,現在來了這處洞天世界,所以就可以恢復進化的能力。

    這很好理解,因為自然界中,這種情形比比皆是。

    比如螞蟻或者蜜蜂,它們就是這樣。蟻后或者蜂王都會分泌信息素,遏制其他雌性進化。

    很顯然當林中青的系統率先進化成王后,小白的系統自然而然就被遏制,不再有進化能力。

    然而當螞蟻或者蜜蜂群落里沒了王,其他雌性就有了進化的機會,很快就能出現新的王。

    這種情形的根源,還是為了避免資源競爭,防止內耗,所以一個群落占據一塊地盤,擁有一個王。

    它當然不知道,自己這種腦補的理由,很接近范北的真實想法了。

    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