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斯堡根特 > 我把系統安排了 > 第九十四章 抓人
    范北,林中石,還有其他人,同時看向半空。

    白金甲胄,兩對羽翼,光彩照人,引人注目,儼然天仙臨凡,神妃降世。

    范北還好說,畢竟早通過《系統之父》看過對方的騷氣打扮。

    其他人就是震撼萬分。

    要知道飛翔看似簡單,實際上卻太過不凡,人類多少年的夢想,多少人玩滑翔機玩飛機,玩降落傘,都是在拿命玩,就是為了追尋飛翔帶來的無上愉悅感受。

    而在今天,卻有一人,輕輕巧巧地打破了這個門檻,真得靠自身飛翔起來!

    林中石心中苦澀,只從這一個畫面,他就知道,自己被姐姐拉下了多遠。

    他因為使用禁術,導致修為大降,借助姐姐退回來的那件東西,現在剛剛回復大半,對方不僅僅毫無傷,還一口氣學會飛翔之術,這意味著對方又得到一項無上秘法。

    難道只靠自己修煉,就真得不行么?

    但苦澀歸苦澀,他嘴上還是不認輸道:“你來這里干什么?是想看我狼奔豕突的慘象么?那你可以滿意了?!?br />
    “哼,”林中青居高臨下地說著,“我可沒有那么無聊,我是看你還有幾分本事,既然你都愿意投靠白銀商會那些垃圾。我那里正好缺人,也可以給你一個位置,總不會看著你掉進老坑?!?br />
    林中石一時沉默,他固然不想求對方,但自己的性子委屈一下無所謂,要為其他人考慮,白銀商會絕對不是善良之地,他若是帶著手下進去了,將來未必有善終。

    謝波的死,就可以證明這點,對方也是辛苦多年的老臣子,因為一個秘密行動就不明不白地死了,關鍵是參與行動的其他人都沒死,這就說明行動并不危險。

    何況他一直竭力避免與這些未知存在沾染上,因為那絕對不會有好下場,謝波不過是再次證明了這一點。

    這時,范北過來打圓場道:“林兄弟,既然令姐有如此好意,你們畢竟都是一家人,血濃于水,為何不接受令姐的好心,何必要為外人效力?”

    林中石一陣沉默。

    林中青也沒有說話,她覺得此時很是暢快,若不是顧及形象,早就朝天大笑。

    實際上她心里很清楚,這個弟弟毅力過人,勇猛精進,對她造成的壓力實在很大。

    她從來就沒有真正的自信可以一直壓過對方,所以也從來沒有起過真正收服對方的心思,甚至特意避開與對方的正面競爭。

    別人只覺得她寬宏大量,卻想不到她這份心思。

    但現在不同了,她有著天降老公,只是短短兩月,一舉突破到黃金階,還毫無隱患地修成無上秘法。

    當然要說仇恨什么的,那自然是談不上的,就是嫡親姐弟之間,互不服輸。

    不過她還是有點怨氣的,這家伙竟然被外人挑唆著打自己,雖然其中有隱情,但也不可放過,要好好教訓一番才行。

    這些心思,卻是這個年輕的范谷主,不可能知道的,不過對方正在幫她的忙,她當然不會插口壞事。

    想到這里,她在腦海中說著:“東方哥,你給我想個辦法,以后怎么整治這個石頭一番?!?br />
    “呃,那人說的沒錯,血濃于水,你真的要如此做?要知道,當時他來挑戰你,其實還帶著好意,是想要讓你明白,靠自己力量修行一樣能成正果;而不是繼續依靠那些未知邪惡的存在,最后陷入深淵?!倍揭煌橙險嬡敖獾?。

    “……”林中青沒有言語。

    實際上這些天她豈能沒有想過這事,石頭的本質她是清楚的,就是當年,受到家人那樣的歧視待遇,也沒有偏激黑化,只是一人出去奮斗。

    “可惡,他打了我一番,我還要領他的情;說的好像他不是我弟弟,倒像我爹一般?!憊徽?,她憤憤不平地說著。

    “你想整他也可以,不過先幫他解決了那三個仇敵,這樣就還了他的情分,再以長姐的身份,自然可以教訓他做事不知輕重?!倍揭煌臣絳底?。

    “好,東方哥說的是?!繃種星嗔⒖檀鷯ο呂?。

    心上人的立場,讓她很是滿意。如果一味遷就于她,整治自己家人,雖然她現在是舒服了,但事后,肯定會有所芥蒂。疏不間親,說的就是這樣。

    果然,自己得到的這個天降系統,才是真正可信賴的,有著正直的人性,能夠依賴;不像之前那個大老板,看似講究原則,實際上深不可測,不可琢磨,每次溝通完畢,讓人心底總是陣陣寒。

    就像普通人靠在馴化好的老虎身上一般,看似親近,實際總擔心對方會一下翻臉,張口咬死自己,無他,就是獸性不可把握。

    她當然不知道,范北所制造的系統,傾向都是正的,自然是要有著人性底線,無論何時,都不會破壞這個原則。

    于是林中青終于開口,打破了尷尬的氣氛:

    “算了,不就是三個廢物么?我這就將他們找出來,你們也不用搬來搬去。至于石頭你,做事還是不夠妥帖,早知道自己身上有隱患,就不該連累別人?!繃種星喔吒咴諫系亟萄底?。

    林中石無話可說,這事的確是他考慮的不周,但人又不是圣賢,哪有可能事事都考慮得完美無缺?

    只能說他低估了那個存在的無恥和下限。

    這時,就見林中青迅從空中飛走,劃過一道長虹,那度之快,堪比噴氣式飛機。

    只從這一點看,他就知道對方沒有說大話,空中搜索的度,可是比地面搜索快得太多。

    而且對方肯定還有搜索的方法,如此一來,恐怕用不了半天功夫,那三個深入此地的惡棍,就會被殺。

    實際上,他還是遠遠低估了林中青現有的力量。

    “東方哥,有沒有快找人的秘法?”

    “根據你之前的調查,那三人惡貫滿盈,有名有姓,還與本地之人有了牽扯,這樣的秘法很多,1o萬點就能兌換一個?!倍揭煌澈蓯羌虻サ廝底?。

    “換了?!?br />
    對土豪來說,能用錢解決的事,就不叫事。

    “《尋蹤覓跡訣》,你看看就會了,通過感應靈質世界,就能溝通到現實中三人的位置?!倍揭煌掣嶁訓?。

    于是,僅僅一個半小時后,林中石目瞪口呆地看著,三個男子,被丟在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