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斯堡根特 > 我把系統安排了 > 第三十三章 會面
    仆人嘛?

    范北真的很佩服這個上門推銷的家伙,能如此精準地把握到自己的需求。

    對方應該知道自己剛剛得到修煉方法,現在最需要時間修煉。

    一個仆人,不,是多個仆人,而且是絕對可靠的仆人,的確是自己目前最需要的。

    但是,對方要用什么方法保證仆人“絕對可靠”?

    于是他就直接問了:

    “那么,你們該如何保證這一點?”

    “當然是契約,有著我們大老板私章的契約。只要雙方簽字,就一定會遵守上面的條款?!斃徊ê蓯僑險嫻廝底?。

    范北驚訝道:“大老板,你們的大老板又是誰?祂的私章,能有這么大的威力?”

    “我們大老板的名字,不可隨意說出口,只會在最重要的地方出現,”謝波眼神之中出現一陣狂熱,“祂是這個宇宙最神秘、最高貴的存在,祂的出現,將引領我們走向最光明的未來,只有投入祂的懷抱,我們才能戰勝陰影中的邪靈,未知中的不安,得到心靈的安寧?!?br />
    哦,知道了,你們大老板就是小白的級加強版……

    小白,你不行啊,一只狗都忽悠不住,瞧瞧人家,都忽悠起一支商會。

    范北不由地想起自己的本職,深感壓力,自己的系統制作者身份,才是這個宇宙最神秘,最高貴的存在。

    只是現在,還要受迫于一個小小的商隊,距離“名副其實”,更加任重而道遠。

    范北轉著念頭,同時回答道:“如果你說的一切為真,那我倒很有興趣。不過你怎么保證,契約上沒有陷阱?”

    “如果您擔心有陷阱的話,這個很簡單,您可以用您那條狗的名字簽字……很多新客戶,我們都建議他們這樣做,”謝波微微笑著,似乎并不動怒,“大老板說過,要學會忍受新客戶的不信任,這是他們應該有的權利?!?br />
    哎呀,感覺有點對不起大白的樣子,嗯,那干脆用小白的名字好了……也不行,這不是讓那家伙白白多了一個幫手。

    決定了,就用鐵蛋的名字。

    鐵蛋是大白的玩具,大白是我的寵物,也能有制約力。

    范北很快做出決定,一方面他的確有這個仆人需要,另外一方面,他也想知道,對面到底有何種能力。

    如果他們真是蘊含惡意的話,這些防備邪靈入侵的金屬門墻,可是阻擋不了他們。

    與其激怒這些家伙,不如先進行貿易,爭取育的時間。

    而且自己不方便再炮制一個好人系統出來,事情可一不可再,再來一次,聰明人都能猜到避難所本身有問題。

    于是他便說道:“好吧,具體該如何交易?”

    “很好,范村長,您做出了一個絕對明智的決定,您將來一定會無比慶幸的,”謝波先是夸耀了一番自己,然后道,“交易流程很簡單,您選擇想要的仆人種類,然后我會讓他們出來,讓您挑選,選中后,再將相關的契約文本給您,讓您那條狗按下爪印。然后我會讓該仆人進入您的避難所試用一周,之后您再根據試用情況付款或者拒絕,只需要支付一周的工錢即可?!?br />
    “看來你們很有自信?!狽侗畢肓訟?,流程無可指摘。

    “那是當然,畢竟我們的靠山,可是凡人無法想象的?!斃徊ㄗ孕諾?。

    “好吧,我需要一個家務仆人,能夠洗衣做飯照顧寵物的那種。我會派出一輛??匭∑?,你們將合同放在上面,如果合同沒問題的話,我會開啟大門,讓人進來?!?br />
    “范先生的小心謹慎,是這個廢土世界生存的良好品質。我個人表示十分欽佩,”謝波微笑道,然后他側側腦袋,拍了拍雙手,似乎在對著耳機說著,“好了,現在請我們家務仆人登場,供雇主選擇,這一種類的仆人,您可以有7個選擇?!?br />
    三分鐘后,第一個家務仆人走到大門攝像頭下。

    他是個老年男子,大概5o多歲,一臉皺紋。讓范北震驚的是,對方也是正常地暴露在空氣之中,并沒有像銅堡的人穿著一身厚銅甲。

    “他擅長多種菜式的烹飪,有著四星酒店大廚級的水準,為人耐心,對多種家務都非常擅長,也很得寵物們的喜愛?!斃徊虻ソ檣艿?。

    接著是第二個,一個中老年婦女,臉上有一道疤,下巴很尖,相貌一般。

    “她為人非常勤快,對家庭衛生的清潔很有一套,但脾氣略微有些急躁?!?br />
    當看完第7個人時,范北剛想點頭決定其中一人,這時一旁使勁趴在椅子上,偷看監控屏幕的大白突然“汪汪”起來,使勁搖頭,一臉不滿的樣子。

    他聽了聽,當下滿臉尷尬。

    “咦,難道您的寵物對此不滿意么?”謝波自認為非常擅長觀察客戶的表情,他明明看到對方已經決定下單了,怎么突然又要改變主意,莫非自己又確定錯了雇主?

    “沒事,不用理會那條傻狗。這里我做主?!狽侗鼻坑駁?。

    真要是聽這個傻狗的話,非坑了自己不可。

    大白頓時垂頭喪氣,耷拉著腦袋。

    “那好吧,不知您要選哪一位?”

    “我就選第一位老先生大廚吧?!狽侗比險嫻?。

    做飯最耽誤精力,每天至少消耗2個多小時。

    至于洗衣打掃,反而幾天一次就可以,而且也沒什么技術含量。

    “嗯,好的,我這就將合同給您預備好?!斃徊ㄉ釕罹瞎?。

    ……

    1o分鐘后,選好雇傭人員的范北坐在主控室內的一處旋轉坐椅上,認真看著手上這份長達25頁的合同。

    合同太詳細了,詳細到他有點頭疼的地步。

    這是看到第一眼后,他生出的想法。

    “勞務合同種類:家庭雜務仆人雇傭試用合同?!?br />
    “第一:仆人工作范圍的規定……”

    “第二:仆人守則,不得傷害主人以及與主人有關的人的利益,不得……”

    “第三:雇主守則……”

    咦,很合理嘛,為什么郎生當時要說,銀城商會的人會把人搶走當奴隸賣,只看合同并不是這樣。

    當他看到最后的時候,才恍然大悟。

    “合同付款方式:試用期的一周工資固定為1o塊白銀商會行的標準銀幣。正式雇傭分為一次性買斷和分期付給。兩者的價格分別如下:該水平的仆人一月薪水為(3o塊)標準銀幣,一次性向白銀商會支付(1o)年的工資,就可以終身買斷該仆人;”

    “或者按月雇傭,只要每月將工資轉交給白銀商會當地駐點亦可,但合同開始至少需要雇傭一年,后面可以按月支付?!?br />
    “備注:3o塊標準銀幣兌換1o克黃金?!?br />
    原來如此,前面規定的再好再細致,涉及到錢財分配,就暴露出原形。郎生還真沒有冤枉他們,果然是在賣人。

    因為付款中,根本沒有提到將工資給仆人本人,黑,真黑。

    雇主付出工資,仆人得不到,那雇主還要包食宿,另外仆人沒有工資,能認真干活么?

    最后范北看到要簽名的地方。

    “甲方簽名/蓋章:(),乙方簽名/蓋章(謝波),擔保人:(#¥#a¥?。??!?br />
    擔保人的地方,是一個繁復的圖案,不是漢字,更不是英文。

    仔細一看,是由一些黑色直線,與綠色或紅色的曲線相交而成,有些熟悉,但一時又想不起來在哪里看過這個圖案。

    “好吧,這我就放心了,”范北點點頭,對著大白道,“把你的鐵蛋弟弟拿過來?!?br />
    大白本來正賴在地上打滾,聽到這里,怏怏不樂地起身,轉頭向西邊跑去。

    大概過了5分鐘,它用嘴巴吊著一個小竹籃,籃子里裝著那個常玩的鐵球。

    范北抓起鐵球,在周圍找了一盒印泥,然后在上面印了一下,最后在空白的甲方那一欄里,端端正正地蓋了一個圓。

    “以后這就是你鐵蛋弟弟的仆人了,你可不要為難人家?!狽侗備欽輪?,語重心長道。

    大白無可奈何,只能點點頭。

    弄好之后,他就將合同用??鼗魅慫統鋈?,然后緩緩開啟避難所大門,露出后面的通道,通道只有1oo米,后面還有一扇門,這一扇門就沒再開啟。

    謝波臉色微微一笑,立刻明白范北的意思,于是他只讓那個5o來歲的大廚,自己走進大門。

    如其所料,在大廚走進去之后,大門再次關閉。

    謝波微微搖頭,在避開攝像頭的地方,撇一下嘴角:“無聊的防備?!?br />
    范北通過監控系統,利用通道上的喇叭,指引那位大廚前行。

    在他的指引下,對方足足用去2o多分鐘時間,七轉八繞,才走到之前的十字走廊。

    然后對方一路向西,最后在主控室內,范北五年來,再次與其他人面對面的接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