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斯堡根特 > 朔明 > 第七十九章 彰顯
    黎明剛過,軍丁們就被叫醒了,昨晚高進和他們拉家常,雖說到最后都在大罵張貴不是個東西,可也著實有不少人說了自家的困苦難處,有幾個還當場大哭,可大家伙都笑話不起來他們。

    誰家還沒有個難處,真要論起來,他們哪個不窮,誰又能比誰好些!

    只不過能把苦處說出來總比憋在心里好得多,這些軍丁們不知道的是,他們說的內容都被木蘭記了下來,比如誰家的田地離水渠太遠,又比如去給千戶府做工,但拿不到工錢,又或是欠了高利貸,壓根還不起。

    “都起來,都起來?!?br />
    秦忠叉著腰吆喝道,軍丁們早就習慣早起,并沒什么怨言,更何況干完今天這趟活,便能領到高進許諾的工食銀,反倒個個都干勁十足。

    魚貫出了營帳,只見外面升了火,大鍋里昨晚剩下的紅燒羊湯沸騰翻滾,仍舊彌漫著誘人的香氣,“都排隊,都排隊,不然可沒得吃食!”秦忠跳出來喊道,他昨晚又被陳升單獨拉去談心,曉得高進這邊重規矩,于是便努力表現起來。

    軍丁們哪怕瞧不上秦忠,可還是排了隊伍,從掌勺的英娘那里領了烙饃和羊湯,然后排成幾排蹲在地上,掰碎了蘸著肉湯,吃得極香。

    不多時吃完后,略微休息后,軍丁們就開始搬起地上的貨物來,不需要秦忠在那里大呼小叫,個個都賣力得很。

    將貨物裝車后,秦忠一溜煙地小跑到了高進跟前道,“高爺,東西都裝好了?!?br />
    “好,那麻煩秦總旗招呼大伙兒跟著咱們,路上萬一遇到賊人,也不要慌亂,咱們自會處置?!?br />
    高進高聲說道,好叫遠處的軍丁們個個都聽清楚,省得待會演戲的時候出了紕漏。

    “高爺放心,待會誰要是跑,誰就是龜孫子!”

    軍丁里有人喊起來,大家都不是不識好歹的人,高進仗義大方,他們也不能丟人。

    “那就多謝大伙了,等到了堡寨,再請大家吃頓好的?!?br />
    翻身上馬,高進在馬上朝眾人抱拳道,然后一拎馬韁掉頭,朝一眾伙伴道,“上馬,咱們出發?!?br />
    隨著高進話語,陳升等人齊刷刷地踩蹬上馬,動作整齊劃一,看得秦忠和軍丁們一愣一愣的,暗道難怪高爺能殺了馬賊,奪回馬賊,瞧瞧這幫伴當,當真是了不得。

    楊大眼當先打了重新找古北寨里的店家做的高字大旗,策馬在前行路,后面的軍丁們瞧著那面黑底白字的大旗,莫名地多了不少安全感。

    軍丁里,會趕車把式的自是跳上車,拿著鞭子挽了個鞭花,吆喝著使喚騾馬走起來,秦忠也親自趕了輛車,走在最前頭。剩下的人拿了高進讓人發下的長矛,自覺地走在隊伍兩側,一時間看上去倒也有模有樣的。

    走了大約十里地不到,日頭已經高懸,眼看著快到了約定的地頭,高進勒住馬匹,舉手道,“大家都停下,休息一陣,咱們再上路?!?br />
    隨著高進命令,隊伍很快便停了下來,軍丁們靠著大車坐下休息喝水,然后看著高進派伴當去前方偵查,都沒覺得高進太過小心,反倒是覺得這位小高爺雖然年輕,可行事有章法,難怪老高爺死后,能穩住局面。

    陳升王斗自是領命而去,策馬朝前跑了大約五里地不到,正是當初約定好的一處山坳口,兩人遠遠就瞧見了一溜的馬車隊伍,剛到近前就瞧見董步芳和馬軍從隊伍里出迎。

    “董頭,馬叔!”

    陳升和王斗下馬,接著看向那裝得滿滿當當的十多輛大車,瞧見上面還有裝了桌椅的,哪還不知道,兩人這怕是把百戶府給搬空了。

    “幸不辱命,百戶府上下七十三口,雞犬不留?!?br />
    董步芳朝陳升王斗拱手道,然后瞥了眼馬軍,便冷著臉不再說話。

    “董頭,馬叔,你們這是?”

    便是再瞎,陳升王斗也瞧出董步芳和馬軍似乎是有些不對付,陳升曉得這兩人對高進來說,都各有用處,日后他們要壯大隊伍,也離不開二人,于是便想做個和事佬。

    “先小人,后君子,等過了這事,我自給他賠罪,你不要多事?!?br />
    馬軍還未等陳升開口,便先說道,他本就是個桀驁的犟性子,妻女死后,脾性更怪。董步芳那里,算他做回小人,可他也不在乎董步芳怎么想的。

    董步芳是直性子,馬軍的做法他能理解,只是一時接受不了,聽到馬軍的話,他冷哼一聲道,“賠罪就免了,記得買幾壇好酒就成?!?br />
    “就依你,兩壇劍南燒春可好?!?br />
    “中?!?br />
    陳升和王斗看著董步芳和馬軍三言兩語間,似乎就化解了誤會,都面面相覷,不過兩人也沒深究這其中的緣由,“二哥就在前方,還請董頭和馬叔做好準備?”

    “放心,咱們抓的都是活口,一會兒保準不會出差池?!?br />
    說到正事,董步芳沉聲道,今日說是和高進他們照面,要廝殺一回,演戲給那些軍丁瞧,怎么也得留下些尸體,不然誰會相信。所以董步芳和馬軍在前往河口堡的路上時,便尋機會剿了窩馬賊,留下了十來個活口,眼下正好派上用場。

    “那就最好,那我們這便回去向二哥復命?!?br />
    陳升聽罷大喜,本來他們是想董步芳和馬軍準備些馬賊尸體就好,沒想到他們竟然抓了十來個活口,“董頭,馬叔,這些都是賊人吧!”

    “放心,高爺的規矩我懂,都是賊人,沒有無辜!”

    董步芳回答道,然后自叫人帶了那些被繩子綁在一塊兒的馬賊出來,陳升王斗放眼看去,果然都是惡形惡狀的,沒一個好人。

    ……

    陳升和王斗回去時,收斂臉上笑意,做出了一副嚴肅的深沉模樣。

    “二哥,前方有馬賊的隊伍,瞧著有三四十人,不知道打哪里來,押了十幾輛裝滿的大車?!?br />
    軍丁們離著高進他們并不遠,陳升說話時,有挨得近的聽了個清楚,很快大家都知道遇上馬賊了,雖然心里有些緊張,可也沒人慌亂。

    “既然遇上,那便不能放過這些賊人?!?br />
    高進冷聲道,接著看向軍丁們,朝秦忠喊起來,“秦總旗,還請你和大家謹守貨物,我等去去就回?!彼蛋氈惴砩下?,朝陳升王斗道,“你們兩人留下,照看隊伍?!?br />
    軍丁們瞧著高進絲毫不把馬賊放在眼里,只帶了十多騎便呼啦啦地朝著前面殺了出去,也都是嘖嘖稱贊起來,“這高爺就是了不得,那賊人可不是有三四十人,這便殺過去了!”

    “陳爺,那些賊人真有那么多,高爺不會有事吧?”

    秦忠冒了出來,湊到陳升跟前道,他不知道今日和馬賊偶遇乃是高進的安排,那膽小的性子叫他擔心起高進的安全來。

    “我二哥何等英雄人物,區區馬賊,不過是土雞瓦狗罷了!”

    陳升白了眼秦忠道,這段日子他們跟著高進殺了起碼有小兩百的馬賊,如今能叫他們有所忌憚的不過是那些蒙古大部的精銳百戶罷了。

    “那些馬賊,我二哥一矛刺過去,能穿好幾個……”

    另一邊,王斗已自和那些軍丁們吹噓起來,自是把高進夸得是如同項李般的不世猛將,反正這年頭平頭百姓都好這口,要不然神木堡里那些茶館里說書先生的生意能有那么火爆。

    見王斗說得精彩,軍丁們都是伸長了脖子,朝著前方張望,哪怕根本看不到高進領著伴當們戰斗,可不妨礙腦海里浮現高進大發神威把馬賊殺得屁滾尿流的場面。

    沒過多久,軍丁們忽然發覺大地震顫起來,這時抬頭望去,只見前方不遠處,有馬隊倉皇失措地奪路而逃,而他們后面則是一隊黑衣騎士正在銜尾追殺。

    看到這一幕,軍丁們都激動起來,那些黑甲騎士分明就是高爺和他的伴當。

    那些賊人策馬本來朝著隊伍沖來,軍丁們先是興奮,隨后又害怕起來,秦忠更是嚇得臉色蒼白,要不是陳升就在他身邊,他就怕要趴到邊上的馬車底下。

    不過就在軍丁們抓緊長矛,以為要和賊人對上的時候,卻見前面的賊人忽地混亂起來,好似是看到他們隊伍里插著那桿高字大旗,隱隱傳來,“是高閻羅的大旗,快逃!”然后那賊人的馬隊亂糟糟地轉向,朝著北面狼狽地逃了。

    高進帶著伙伴們沒有繼續追擊,反倒是回到隊伍這邊,“大家都沒事吧?”

    “高爺威武!”

    軍丁里,不知道是誰喊起來,很快握著長矛的軍丁們都高聲應和起來,個個臉色漲紅,好似是他們跟著高進一塊兒打跑了馬賊。

    “這才多久,就把馬賊給殺得這般喪膽,就是砍瓜切菜也沒那么快吧!”

    秦忠瞧著軍丁們在那里大喊,忍不住自語道,結果卻被陳升冷冷瞥了眼,“我殺你也就一刀罷了,你覺得我二哥殺那些賊人需要費多大勁!”

    “陳爺說笑了,說笑了,高爺殺賊,如割草芥?!?br />
    秦忠被陳升看得心里發毛,干笑著說道,暗罵自己多嘴說什么胡話,方才那些逃命的馬賊們喊得“高閻羅”的名號能是假的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