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斯堡根特 > 朔明 > 第四十二章 幫一把
    當馬家村的青壯回到村里的時候,看到的是眼睛紅,像一頭惡獸般的馬軍。

    從家里婆娘娃兒口中知道馬軍家生的事情,那些跟著馬軍去防秋的青壯們都憤怒起來,這次遭殃的是馬軍家里,那下一次呢?沒人敢保證這樣的慘事不會輪到自家頭上。

    “大哥,咱們去百戶府,找張貴討個說法,不能讓馬爺嫂子他們白死!”

    青壯里有人高喊起來,那些有家室的壯年沉默片刻后,也都出聲附和,百戶府加了三成秋糧,他們先前被抽丁防秋,去給千戶府做工,不但耽誤農活,眼下連那一點點家業田產都要保不住,再忍又有何用。

    “都閉嘴?!笨醋牌咦彀松嗪敖釁鵠吹鬧諶?,馬軍大聲喝道,“去百戶府討公道,有個毬用,不殺了張貴,都沒太平日子過?!?br />
    “家里有妻兒老小的都回去,不怕死的便留下?!甭砭肥幼潘鬧芫勐5拇迕?,沉聲說道,要是沒有高進,他早就是個死人,所以找張貴報仇這件事情,他聽高進的。

    被馬軍犀利的目光掃到,原本還叫嚷著要去百戶府討公道的村民大多都低下頭,不敢和他對視,人多一起壯個膽去百戶府前鬧一下他們敢,可聽到要殺張貴這個百戶大人就怕了。

    很快,人群散去,剩下五人沒走,馬軍看了看,都是沒成家的光棍,和他一樣,只有一條爛命,再沒有其他東西可以失去。

    ……

    古北寨外,原本荒涼的道路變得熱鬧起來,長夏將過,接下來正是塞外秋高馬肥的季節,也是一年里最適合去蒙古人那里做生意的時候。

    土默特部的內斗隨著卜失兔繼承汗位終于消停下來,這位新任的順義王派使節前往京師向朝廷請求冊封的消息,大半個月前隨著土默特部的使團入關,早已傳遍整個神木堡東路。

    越來越多的商隊啟程出,打算去歸化城做生意,原本蕭條的古北寨因為商道的復蘇也重新變得繁華起來。

    高進上一次經過古北寨外的大路時,只見到一處茶棚,但這次過來,已經見到三處新搭起來的茶棚和酒肆,里面人挺多,顯得很熱鬧。

    “他娘的,怎么連花馬池的都跑來了!”

    茶棚里有人抱怨,邊地大多窮困,做生意想財就得和蒙古人貿易,但蒙古人那邊也分地方,像河套蒙古和漠南蒙古都是富庶之地,那花馬池挨著的青海蒙古就屬于窮得叮當響的地方。

    高進知道花馬池在寧夏,那邊商隊過去多走榆林、神木、歸化城這條商路,這幾年土默特部內斗,河套蒙古又在打仗,導致商路不暢,眼下終于太平了,誰都想去歸化城分一杯羹,要知道蒙古那邊對于大明的商品和貨物需求量極大,不是幾家大商幫就能壟斷的。

    到了古北寨時,高進看到原本無人把守的大門口,不但多了一隊守門的士兵,還擺了張桌子,四?;跽壞惱朔肯壬妥諛搶?,給進城的商隊登記信息。

    高進和木蘭下了馬,過城門的時候,那賬房先生瞧見兩人,停了筆,起身招呼道,“高東主留步?!彼孀潘簧?,附近的人群都看向高進他們。

    “侯先生?!備囈湍糾甲吖?,他之前讓木蘭送兀顏和桑哈進古北寨打探消息,木蘭又去過兩趟四?;跽?,知道這位賬房先生名叫侯三。

    “這是我四?;跽壞吶譜?,進出會方便些?!焙釗昧絲檳九頻莞囈?。

    “多謝侯先生?!比朧值吶譜由峽趟暮6?,涂了朱漆,比起一邊商隊管事手里的毛竹牌子要顯得精細不少,高進收好牌子,朝侯三謝道。

    “高東主客氣了,關爺想見您一面,高東主得空時,還請移步四?;跽??!?br />
    “在下到時定會前去拜訪關爺?!?br />
    侯三笑瞇瞇地說道,剛剛遞牌子的時候,高進順手塞了碎銀,他瞧了瞧有四五錢的樣子,這位高家商隊的少東主果然是個人物,夠大方。

    進了古北寨,高進現上一次還空蕩蕩的房子已經滿了大半,酒樓飯鋪開了不少,就連娼館妓院都冒出來好幾家。

    高進終于明白,為何前幾年古北寨那般蕭條四?;跽歡濟揮邪嶗?,這歸化城的商路只要暢通穩定,古北寨就是處大型商貿集散地,那些從各地趕來的商隊,在這里就能先做起買賣來,更遑論商隊往來帶來的人流量,能讓衣食住行這些商業活動都被盤活。

    ……

    高進先去見了兀顏,在一處新開的飯鋪里,找個角落坐下,店家上了飯菜后,邊吃邊聊起來。

    “少爺,我來這邊以后……”

    兀顏的聲音壓得很低,高進聽得認真,他沒想到兀顏到了古北寨后,正碰上黑沙馬賊的人在招攬亡命徒,于是索性混了進去。

    黑沙馬賊的大當家李達,招募人手時,不像其他馬賊,生冷不忌,什么人都要。兀顏的射術不錯,再加上黑沙馬賊里蒙古人不少,他混進去后很快就和其他蒙古人拉好了關系。

    “李達招了不少人手,都是些逃卒?!必Q賬底拋約赫廡┨齏蛺降南?,其中有一條讓高進精神一震,“他們在和其他商隊交易,換了不少鐵器,聽說要去阿計部做買賣?!?br />
    高進這些日子,心里一直都有個疑惑,怎么就那么巧,商隊離開阿計部以后就被馬賊盯上,然后遇到張貴帶領的官軍。現在他明白了,是阿計部那里出了問題。

    “兀顏,你回去繼續打探消息,最好知道他們什么時候出,還有張貴會不會跟著一起去?!毖掛腫⌒耐放?,高進朝兀顏吩咐道,他要殺張貴,只能在關墻外動手,那樣才不會有后患。

    付過帳后,高進匆匆離開了,他要去四?;跽緩凸匾?,木蘭在神木堡打探消息的時候,聽到一些有關四?;跽壞拇?,如果是真的,那四?;跽槐澈蟮睦賜繁人氳幕掛?。

    到達四?;跽壞氖焙?,高進已經冷靜下來,阿計部那里,蘇德沒理由朝商隊下手,那么唯一有可能出賣他們行蹤的就只有烏力罕這個老賊。

    四?;跽幻趴?,看到高進,守門的伙計立馬上前道,“高爺,您來了,關爺這幾日可一直都在念叨您?!?br />
    高進跟著伙計往貨棧里面走去,比起他上次來時,貨棧要鬧騰許多,大堂里人很多,看到高進被伙計帶上二樓,都很吃驚,紛紛猜測起高進的來頭。

    二樓同樣寬敞,四周的窗戶開著,陽光打進來照得很亮堂,關七正在練武,一口關刀使得虎虎生威,原來這二樓赫然是一處練武場,擺放著各種兵器,還有石鎖石墩這些打熬力氣的器具。

    看到高進,關七收了刀,把刀放回木架,高進瞧得分明,那木架在關刀放下后出了不堪重負的聲響,顯然這口關刀分量很沉。

    “見過關爺?!?br />
    “來,坐?!?br />
    關七招呼著高進坐下,才接過身邊伙計遞來的毛巾,擦去額頭上的汗珠后嘆道“我年輕時舞這關刀都不帶冒汗的,如今才耍了幾回就不行了?!?br />
    “關爺哪里話,我看關爺是老當益壯,這等關刀有幾人舞得動?!備囈蝗強推?,舞關刀不得其法的話,只會把身子練垮。

    “都下去吧?!憊仄呋油肆嘶錛?,頓時偌大的二樓便只剩下他和高進二人。

    看著高進那年輕得過分的臉龐,關七沉吟了許久,方才開口道,“高進,你那匹白馬,公子很喜歡,我回來時,公子說有些事,做得說不得,你明白嗎?”

    高進當日離開四?;跽緩?,沒兩天功夫,關七便弄清楚高進身份,這關墻外面官兵和馬賊勾結,謀財害命從來都不是新鮮事,他派人一打聽,便知道張貴和李達之間的勾當。

    把高進那匹白馬送回府里的時候,關七把這事情稟報上去,結果公子對高進生了興趣,便讓他帶這句話給高進。

    “高進明白?!備囈焦仄嚦謚械墓?,心里清楚木蘭打聽到的消息果然沒錯,這四?;跽槐澈蟮目可絞茄鈾繾鼙?。

    “你明白了?”

    關七眉頭皺了起來,當時公子和他說那番話時,他可是一頭霧水,要不是公子為他解惑,他壓根就不明白這里面還有那么多彎彎繞繞,他現在還記得二公子最后的話,“他要是真懂了,那便是個聰明人,值得幫一把?!?br />
    “關爺,殺父之仇,不共戴天?!備囈酒鵠?,雙眼通紅地說道,“公子意思我明白,我能殺張貴報仇,但不能讓別人認為是我殺的?!?br />
    聽著高進的回答,關七愣住了,因為高進是真的明白,于是他開口問道,“你打算怎么殺張貴?”

    見關七詢問,高進沒有猶豫,索性說出自己的部分計劃,“張貴巡邊時遇上蒙古韃子……”

    聽完高進的話,關七才明白為何公子會說那句話,這個少年心機夠深,想得夠遠,“你若是真能做到,公子保你不難,但你也要曉得……”

    “關爺,只要大仇得報,高進愿為公子效力?!憊仄呋拔此低?,高進便斬釘截鐵地說道,然后他看到關七臉上露出的滿意神情,知道自己賭對了,心中大石終于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