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斯堡根特 > 朔明 > 第四十章 沖動和冷靜
    “王斗,是我!”

    就在王斗要拔刀的剎那,前方人影響起的嘶啞聲音,讓他愣住了,“二郎!”

    高進走到王斗面前,慘白的月光下,渾身戾氣的兩人就像是從地獄里爬出來的復仇惡鬼。

    “二郎,究竟生了什么事,高伯呢?”

    “張貴勾結馬賊,襲擊了商隊?!薄拔業懶?,陳叔死了,魏叔死了,其他人都死了,只剩下我和木蘭?!?br />
    “怎么會這樣?”“二郎,你來找我,是不是要和我一起去報仇?!?br />
    王斗抬起頭,盯著高進問道,他的眼神里有了期待,可是高進并沒有回答他,而是攔住了他的去路。

    “你這不是去報仇,而是送死?!?br />
    高進冷聲說道,王斗性子向來沖動執拗,兩人過去曾是最好的伙伴,他太了解王沖。

    “你知道嗎,我爹是被活活打死的,被打得沒了人形,只剩下一團血肉?!?br />
    王斗的聲音嘶啞,他看著高進的目光變得凌厲,“今天誰擋我的路,我就要他死?!?br />
    “我不會讓你去送死?!?br />
    高進沒有讓開,他能體會王斗的心情,因為當他看著父親被五馬分尸的那一刻,他也和王斗一樣。

    “那就和我一起去,你這沒膽的懦夫?!?br />
    王斗拔刀出鞘,朝高進斬了過去,他只要一閉上眼,滿腦子就是父親那血肉模糊的尸身,只有殺了張貴,才能讓他好受些。

    憤怒揮刀的王斗,沒了辛酉刀法該有的章法,高進滑步閃開王斗劈來的刀鋒,刀背敲在他手腕上,接著便撞進王斗懷里,把他壓倒在地,一只手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我親眼看著我爹被張貴五馬分尸,看著他和叔伯們被大火燒成灰燼,你以為只有你一個人痛苦憤怒嗎?”

    “我比你更想報仇,你懂嗎!”

    高進就像是野獸一樣低聲咆哮著,泄著這些日子里的痛苦和憤怒。

    看著瘋狂的高進,王斗的腦子終于清醒過來,他丟掉了手里的刀,接著他的脖子一輕,高進也松開了掐著他脖子的手。

    “現在清楚了嗎?要報仇,就聽我的,你要是不服氣,咱們再打一架?!備囈訓鍛攪說厴?,朝愣的王斗說道。

    “只要能報仇,我聽你的?!?br />
    王斗沒有再和高進動手,因為高進經歷的事情,只會比他更痛苦難受,最重要的是高進說得對,他去百戶府只是送死。

    “你現在回去給王叔守靈,不要有任何異動,我會讓木蘭去找你,你要幫我聯系其他叔伯家里的同伴,陳升、沈光他們都要告訴他們實情?!?br />
    “過幾天有廟會,到時候你們就和家里說去廟會趕集,咱們在東面的山坳口見面?!?br />
    高進朝王斗說道,現在他覺得只有商隊里那些浙兵出身的叔伯家子弟才最可靠,因為他們沒有退路,就像他不會放過張貴,張貴也同樣不會放過他們。

    “我知道了?!?br />
    王斗撿起了地上的長刀,然后朝高進道,“下一次,我一定會贏你?!?br />
    “好,我等著你?!?br />
    高進同樣撿起刀,臉上有了些笑意,現在的王斗才是他熟悉的那個王斗。

    夜色下,兩個人分道揚鑣,看著高進消失在遠處的黑暗中,王斗方才轉身離開,朝村子里去了。

    ……

    一連兩天,整個河口堡都陷入到一股沉重的氣氛里,高家商隊的人全死了,堡寨和下面的村子里,二十七戶人家掛了白,更讓這些人家雪上加霜的是,張貴給秋糧加征了賦稅,比起往年要整整多出三成,沒了家里的頂梁柱,他們交不出賦稅,就只能把田地賤賣給張貴。

    就在這樣的人心惶恐中,王斗和從古北寨趕回來的木蘭聯系了他們覺得可以信任的所有人。

    河口堡東面的山坳里,約定的日子還沒到,陳升和沈光就到了,兩人都是高進從小長大的同伴,當看到兩人時,高進覺得恍如隔世。

    “二哥!”

    “小光、阿升?!?br />
    高進抱住了陳升和沈光,他們三人從小一起光屁股長大,他比兩人年長一歲,過去確實把這兩個伙伴當成弟弟照顧。

    盡管早就知道父親死在張貴手下,可是當陳升和沈光從高進口中知道那生的一切后,要咬牙切齒地誓要殺死張貴,給自家父親報仇。

    “現在堡寨里怎么樣?”

    等兩人心情平復一些后,高進方才朝他們問道,他需要了解河口堡里生的一切,還是那句話,殺張貴不難,他真要是糾集了叔伯家的子弟們,只要豁出去,晚上殺進百戶府取了張貴性命又有何難,可是那樣一來,陳升沈光他們都要帶著家人一起和他亡命天涯。

    所以真正難的是,殺了張貴以后,他們還能繼續在河口堡生活,不受影響。

    “張貴加了三成秋糧賦稅,現在百戶府的家丁全都到處下村子里收租要糧食?!背律卮鸕?,國朝賦稅本就很重,張貴這三成一加,等于是逼交不出的人家獻田給他,做張家的奴仆。

    “欲使人滅亡,必先使其瘋狂?!備囈蛻雜鎰?,在他看來張貴是瘋了,居然直接給秋糧加三成賦稅,這是要把河口堡的百姓往死里逼。

    一夜無話,等到第二天,當河口堡里張貴請來的草臺班子在百戶府前唱戲的時候,這趟因為張貴要顯擺威風辦起來的廟會才顯得有模有樣。

    山坳里,王斗和木蘭通知的十六人全都到了,當高進細細說完當日張貴如何勾結馬賊,害死父親和叔伯后,每個人都憤怒不已,誓要殺張貴報這血海深仇。

    “各位,自古蛇無頭不行,咱們要報仇,自然也要選出個領來,然后大家聽他號令行事?!?br />
    陳升站出來朝眾人說道,昨晚他和高進聊了很久,覺得高進說得很對,殺張貴不難,難得是如何善后,總不能殺了張貴后,大家帶著家小逃出關墻外落草為寇。

    這番話讓在場的少年們俱是一齊看向了高進,大家本就是世交,小時候都是一塊玩耍大的,高進是眾人里年紀最大的,平時他們的父親也沒少說過日后他們都要去商都做事情的。

    “說得對,既然選領,咱們不妨比武奪帥,誰最厲害,誰就是領?!?br />
    王斗接上了陳升的話,然后他第一個下了場,朝高進道,“二哥,王斗跟你討教?!?br />
    看到王斗向高進挑戰,眾人也都精神一震,從小高進便是他們的大哥,練武也好,其他事也好,都比他們優秀,仿佛高進天生就該是他們的領一般。

    只不過大家都是年少心高氣傲的時候,哪怕心里面仍舊把高進當成領看,但總覺得自己未必差高進多少!

    過去王斗也是那樣認為的,只是如今他卻不那么肯定,所以他要再和高進打上一場,清楚自己和高進之間的距離。

    “刀槍無眼……”

    陳升不是不贊同比武的主意,可大家都是軍戶子弟,一身本事都在兵器上。

    “木刀木槍,我都帶來了?!?br />
    王斗取了帶來的包裹,猛地一抖,里面用木頭做的幾把木刀木槍嘩啦啦落在地上。

    “你倒是早有準備!”

    陳升看著王斗,苦笑了起來,王斗人如其名,好斗,又是個武癡,過去就經常糾纏著高進比武,可是每回都輸,輸了還不服氣,說等他年紀大些,長了力氣就能贏過高進。

    高進下場取了木刀,王斗和他一樣,既練戚家刀,也練大槍,只是大槍有秘傳,練習不易,王斗雖然會大槍,但是不如他的刀法強。

    既然要比武奪帥,高進自然就要贏的漂亮干凈,讓這群伙伴們心服口服,這樣日后才好相處。

    看到高進沒拿木槍,王斗也并不惱怒,他知道高進使槍厲害,高進要真的選木槍,他沒有半分勝算,于是他拿刀挽了個刀花后朝高進一禮,“二哥,請賜教?!?br />
    高進自擺了辛酉刀法里的守勢,在關墻外的連場廝殺,讓他的武藝早就甩開了陳升王斗這些年紀相仿的伙伴們,那是搏殺經驗上的差距,不是勤學苦練就能抹平的。

    王斗主動攻了上去,他自問這一招向前擊賊勢使得純熟無比,一眾少年里,練過辛酉刀法的不在少數,都看得出王斗這一勢使得極好。

    只是讓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面對王斗這一刀,高進只是輕輕一個滑步便躲開,然后腰里的木刀后先至,橫擊在王斗腹部。

    高進這一刀并不重,可王斗清楚,若是真刀,這一下就能要了他的性命,他已經輸了。

    “我輸了?!?br />
    王斗很光棍地丟了木刀,認輸下場,其他少年看著這一幕,哪怕有不喜王斗的,也得承認王斗輸得起,是條漢子。

    王斗之后,每個少年都下場和高進比試了一番,沒人能在高進手下走過三合,便是陳升也一樣,他和高進較量槍術,結果一合就分出了勝負,他的木槍還沒碰到高進,人就倒下了。

    一圈比試,眾人看著高進的目光里滿是崇拜和敬畏,個個都心悅誠服,拜高進做領。

    高進知道,自己武藝雖強,但大家都是經年練武的,差距其實沒這么大,最主要還是差了實戰經驗,他要帶這些伙伴們殺張貴,便要想法子增加他們的實戰經驗,不然等真要廝殺的時候便晚了。

    就在高進想得出神的時候,陳升不知道從哪里抓了一只野雞過來,朝他道,“領!”

    “別叫什么領,你們還是喊我二哥就行?!備囈∶?,這二郎不是說他排行第二,神木縣有座二郎山,蓋著供奉二郎神楊戩的廟宇,香火極旺,他這小名取得便是二郎神楊戩的意思。
金冠彩票苹果 靠买保险退保能赚钱吗 天天捕鱼网络手机 真的有人买彩票赚钱 完美国际什么职业赚钱又副本也要6 在外国开烟酒店赚钱吗 全民玩麻将辅助器 微博如何发视频赚钱 手绘怎么赚钱呀 大地彩票安卓 开餐厅 北京 赚钱吗 看孩子赚钱的工作是什么 房卡麻将代理平台 靠大便赚钱的女人 任九能赚钱吗 群主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