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斯堡根特 > 朔明 > 第三十九章 瘸軍戶
    一大清早王石便到了堡寨他五年前也是高家商隊的一員但是一次和馬賊廝殺時左腿的腳筋被砍斷從那以后便成了瘸子再也不能騎馬。

    王石退出商隊后高沖依然銀錢照給好像他仍舊在商隊那般所以王石根本就不相信高家商隊會被馬賊給滅了。

    河口堡百戶府前的空地上隨著日頭升起堡寨下面五個村子的軍戶正丁都陸陸續續到齊了大家各自按著遠近親疏的關系站在一塊兒隱隱分成了好幾伙。

    王石拄著拐杖身邊站了另外四個年紀相仿的殘疾老兵有少了拇指的也有斷了胳膊的他們都曾是高家商隊的一員也都受過高沖的大恩今天來這里便是要個說法。

    長夏的日頭毒得很很快空地上的人們一個個都被曬得渾身滾燙額頭冒汗這時候百戶府的大門才慢慢打開穿甲扶刀的家丁們往兩邊一站頓時讓空地上有些不滿的人們都閉上了嘴。

    張貴穿著一身百戶的官袍踱著步子緩緩走出來看著百戶府臺階下那一片黑壓壓的人頭方自滿意地笑起來高沖死了那些浙兵沒了領頭的他倒要看看誰還敢抗稅不交。

    當年戚爺爺死后朝廷把戚家軍舊部和浙兵打散遷到了九邊各地增強邊備。河口堡里不少軍戶都是戚爺爺總督薊遼時的浙兵后人過去高沖便是這些軍戶的頭兒就連高家商隊里也都是“浙兵”占了絕大多數。

    張貴雖然是百戶可他卻不能像其他地方的同僚那樣橫征暴斂因為高沖這大蟲那些浙兵出身的軍戶最是抱團不過真要動起手來就靠他那些家丁和手下官軍根本不是對手就是鬧到神木堡去他同樣討不了好。

    現在高沖終于死了張貴才有種擺脫樊籠得自由的感覺“高沖勾結馬賊想要犯我河口堡虧得本百戶提前知曉帶著本堡官軍將其擊殺才免去一場大禍?!?br />
    張貴的聲音不大但是空地上的人們還是聽了個清楚而他這番話就像是往油鍋里潑了水一樣頓時炸開了鍋脾氣暴躁的王石更是破空大罵起來“你放屁高大哥何等人物怎么可能勾結馬賊?!?br />
    王石開了口人群里浙兵出身的軍戶正丁也都是紛紛鬧將起來他們這些浙兵后裔當年剛遷徙到河口堡時就被本地人欺負所以一向抱團這些年要不是有高沖他們日子哪有那么好過。

    看著鬧起來的人群張貴也不著惱他今天召集眾人說這番話本就不是給這些泥腿子一個交代他只是要看看有多少人是高沖的死忠又有多少人向著高沖。

    “來人啊給我把王石抓起來?!笨醋拍值米钚椎耐跏毆笱劾鍔涼荒ㄐ墜獬砼約葉》愿賴?。

    兩名身強力壯的家丁立馬便朝王石走去看到張貴讓家丁抓人王石邊上的浙兵們紛紛聚攏過來看到這一幕張貴臉色變得越發陰冷徑直大喝道“怎么你們想造反不成!”

    張貴這一聲大喝頓時嚇住了那些浙兵實在是造反兩個字分量太重高沖不在他們便沒了主心骨沒人敢出頭和張貴這個百戶作對。

    “老東西找死?!笨吹酵跏尤桓一幼毆照卻蛉松锨暗牧矯葉±鎘腥寺畹廊緩笠話訊峁跏墓照冉幼瘧愫屯榍苣米⊥跏閹旱攪稅倩Ц暗奶ń紫?。

    “張貴肯定是你害死了高大哥他們我……”

    王石性子極烈即便被抓到張貴面前仍舊破口大罵但他話未說完就被張貴一腳踢碎滿口牙齒后罵道“老狗聒噪!”

    “王石是高沖同黨來呀給我打死他?!?br />
    隨著張貴的命令兩名家丁把王石踹翻在地掄起木棍便朝他身上死命打去在場眾人只看到王石滿嘴是血地嗚嗚掙扎只是片刻就沒了聲息動靜。

    “停下來做什么?”

    “老爺他死了?!?br />
    “死了又如何給我繼續打?!?br />
    木棍繼續抽打在死掉的王石身上鮮血從他身下淌出來染紅了土地到最后王石被打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團看不出半點人樣。

    空地上的眾人看著這一幕沒人敢作聲張貴的兇殘超出了他們的想象哪怕剩下的人里有人再憤怒看到血肉模糊的王石也如同被當頭澆了一盆涼水心里滿是寒意。

    “還有誰想當高沖的同黨!”

    張貴終于讓手下家丁停了下來他陰惻惻地看著臺階下的眾人每個人被他看到都低下了頭不敢發出半點聲響。

    “扔外面去喂狗?!?br />
    看著無人做聲張貴很滿意馬上又要繳納秋糧這一回沒有高沖領頭他倒是要看看這些泥腿子還能做什么妖。

    百戶府的大門關上了空地上的人群也紛紛散去和王石一塊兒來的同村人等到拋尸的家丁離開才和堡寨里的人家討了席子把王石的尸首卷起來送回了羊兒溝。

    ……

    羊兒溝王家大院里停尸的席子放在地上得了消息的王斗從地里回來時家門口擠滿了人當他看到那些鄰居和村人們看著他的那種不忍言的神情和目光時他連忙沖進了家里。

    當看到席子上那血肉模糊看不出一點人樣的尸體時王石只覺得腦袋一下子炸了“爹??!”他跪在了地上哀傷的哭嚎起來他娘親死得早全是父親一手把他帶大為了他父親沒有再娶高家伯伯給的銀錢也都存下來只為將來能給他說門好親事。

    羊兒溝外高進藏在一棵大樹后王斗家里人太多他不敢冒險前去當他聽到王斗那痛徹心扉的哭嚎時明白王斗心里有多么痛苦和憤怒。

    “誰干的是誰干的?!笨蘚抗笸醵氛玖似鵠此乃堊煬拖袷峭芬扇說畝窶?。

    “大郎是張貴他說你阿大是高爺的同黨便叫人把他活活打死了?!焙屯跏サ娜死鎘腥慫檔?。

    “張貴我要殺了你?!蓖醵返難萊荻家樗偷爻褰宋堇锏敝諶嘶毓窶詞敝患擲鍰嶙乓桓順っ勻皇且ケふ藝毆篤疵?。

    “大郎你瘋了?!笨吹酵醵紡妹屯跫醫緩玫募父雋誥恿蹲×送醵釩倩Ц錛葉∨陀屑甘送醵芬桓鋈斯ツ薔褪撬退?。

    “大郎聽郝叔一聲勸別做傻事如今高爺都死了這河口堡就是張貴做主你阿大地下有靈絕不想看到你有個差池?!?br />
    “是啊大郎你阿大就你一個獨子你要是有事誰給他守靈送終?!?br />
    鄰居們死死地攔住王斗王石是個大方人高家商隊在羊兒溝也收貨物都是王石主持他從不讓大伙吃虧自己不賺一分錢大家誰能看著王斗去百戶府送死。

    聽著鄰居叔伯們相勸的話語王斗最后愣愣地丟了手里的長矛跪在父親的尸體前嘶啞著喉嚨道“難道我爹就這樣白死了!”

    聽到他話周圍的鄰居和村人們都默然不語河口堡的天變了沒了高大蟲張貴便是這河口堡的天他要誰死誰就得死。

    王斗沒有再說什么只是回屋里取了銀錢交給那位郝叔道“郝叔麻煩你幫我去神木堡挑副好棺木我爹這輩子沒享過什么福我不能讓他……”

    “大郎這怎生使得?!笨吹酵醵啡吹囊淮蟀閹橐雍率逑袷翹淌忠謊鵠吹攬賞醵誹誦陌亞剿稚獻詈笏荒艿饋按罄晌蟻衷詒愀銑等ケふ旌諞鄖耙歡ǜ壓啄糾乩??!?br />
    半天過去天很快黑了下來當郝叔趕著車回來時他的車上多了具棺木到了王家大院他和王斗一起把王石的尸體放進棺木。

    “郝叔謝謝你我就不留您了?!卑壓撞奶Ы堇錆笸醵酚幟昧誦┧橐率宓饋罷廡┣米盼業暮笫祿掛櫸襯蠆灰拼??!?br />
    看著滿臉哀榮喉嚨嘶啞的王斗郝叔只能收下銀錢然后道“大郎你要節哀你王家就剩你一顆獨苗聽郝叔的千萬別干傻事?!?br />
    “我知道郝叔我送送您?!蓖醵菲驕駁卮鸕廊緩蟀押率逅統齟竺挪嘔亓宋堇鐫詬蓋椎墓啄廄暗懔順っ韉?。

    王斗取了刀刀是和高進那口戚家軍刀一樣制式的長刀他在父親靈前仔細地擦拭著刀鋒然后低聲道“爹你等著我一定會拿張貴的人頭來你靈前祭奠?!?br />
    還刀入鞘王斗站起身給長明燈里續滿油又挑了一截線頭后才出屋把門掩上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出了羊兒溝的村口王斗剛走了百余步遠前方漆黑一片的道路旁響起了聲音王斗駐足停下手扶著腰間刀柄目光冷厲地看著那突然出現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