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斯堡根特 > 朔明 > 第八章 有了!
    干涸的河谷地里,一時間回響著“噹噹噹”的敲錘聲,對于手上從魏連海那里弄來的鐵錘,高進其實很不滿意,作為一名曾經的地質隊員,羅盤放大鏡地質錘便是隨身三寶,尤其是地質錘,更是吃飯的家伙。

    高進手里的錘子,還是商隊用來搭帳篷,連接廂車用的,做工什么自不必提,關鍵是這鐵錘的材質不怎么樣,他也不敢過分使力,怕把錘子敲壞了。

    看著高進東一下,西一下的敲打巖石,老陳的嘴已經咧開了,他見過挖礦的,可是卻沒見過高進這樣的,便是向來話不多的他都忍不住想開口調笑兩句,讓高進回去了,省的在這里白費力氣。

    “陳叔,陳叔……”

    就在老陳想著怎么說才不至于傷了高進志氣的時候,卻猛地聽到了高進有些欣喜的呼聲,愣的他抬起頭時,就看到了高進在一塊巖石背上,用那柄破鐵錘砸開來的地方透出的一抹烏黑。

    “還真見到煤了?這怎生可……”

    老陳一下子愣住,高進說要出來找礦,他當真是當少年心性,以為看了一兩本書或是不知道聽了誰編了典故糊弄,便要拿來顯擺,這怎么就真被他找到了呢?那真是煤?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過去的,愣愣到了高進身邊,用手上去抹了把,看著那破開的巖層的縫隙傻笑了起來,還真是煤。

    煤炭這東西真要細論價錢,卻是不值什么錢,每百斤也就一錢多銀子,但即便這樣也不是普通老百姓用得起的。

    更何況要是真像高進說得那樣,這片河谷地下面全都是煤田,那即便煤炭再不值錢,可是這量一大,便是一樁大富貴,只是邊墻外萬事不便,怎么挖出來折騰回去,還真是麻煩。

    高進不知道老陳已經想得那么遠,他是運氣好,腳下這塊巨巖明顯是從河谷一側的丘陵上被沖刷下來的,日曬風蝕再加上窟野河大水時沖刷,外面的巖層已經很薄,即便沒有被他現,再過個一兩年估摸著這巨巖便也會解體,里面的煤炭會被窟野河的大水沖到下游去。

    也虧得是在這片遍地是煤的區域,才能如此輕易的找到,其實也不是什么奇跡,只不過掌握了這個時代沒有的先進方法。

    “二郎,你回去報信,俺在這兒看著?!?br />
    老陳像是突然回過了神,然后朝高進說道,這巨巖里的煤炭不至于讓老陳亂了心,可是一片煤田就不由得老陳不多想了,他是府谷縣人,他老家有位奢遮的豪強,便是開了一處煤礦,手下馬隊近百,礦里上工的有千人。

    “陳叔,不必如此緊張,咱們一起回去吧?!?br />
    高進倒是沒有太大感慨,后世神木縣這塊地方,沿著窟野河兩岸的地區可以說處處都是煤田,他進地質隊的時候,就曾經聽前輩們說過當年神木縣是捧著金飯碗討飯吃,眼下他能確定這河谷附近便是一處煤田,可放在這年頭要開礦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何況還離了邊墻百里。

    老陳沒想到找到礦以后,本該最高興的高進反而這般鎮定,原本有些熱的腦袋也不由冷靜,向來話不多,極少夸獎人的他瞧著高進的臉,不由嘖嘖嘆道,“真了不得,真了不得!”

    ……

    太陽高照,商隊里高沖看著策馬而回的老陳和高進,算了算時間,兩人出去了也不過是一個時辰不到,這么快回來,想必自家這小子應該吃了個癟,這礦是那么好找的嗎!

    兩人策馬到了近前,卻現一向不茍言笑的老陳看著神情有些古怪。高進在馬上朝高沖招呼了聲,而老陳則是到了高沖跟前,低聲說了幾句,高沖也不由有些吃驚,愕然的看向高進。

    他是真沒想到高進說要出去找礦,還就真被他找到了,煤炭雖然不如木炭值錢,可是勝在量大便宜,若真是一大塊煤田,能大規??傻幕?,也確實是條財的門路,只是這煤田離著關墻太遠,無論是開采還是運輸都極為麻煩,對于高沖來說,實在是如同那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先不要聲張?!備叱遄詈籩荒苤齦浪檔?,只是原本想要教訓兒子的一番話卻是怎么也開不了口了,眼下他真不知道這個兒子是真從一本閑書上學到了堪輿的本事,還是純粹只是運氣好,瞎貓遇上了死耗子。

    “爹放心就好,孩兒知道輕重?!備囈懔說閫?,開礦不是簡單的事情,對于那處河谷地的煤田,他也沒放在心上,眼下這個時代,燃料依然以木炭和柴火為主,用煤炭的人并不多,神木縣這邊的煤田全是沒開的處女地,等這趟商隊出塞回去,遍地可以尋找。

    煤田的事情被瞞了下來,可是高進找到的那塊藏著煤炭的巖層石塊,高沖卻沒有浪費,塞外苦寒,他們晚上生火,用的都是駱駝糞,還要搜集附近的柴火來做火引子,有了煤炭的話,雖然還要混土使用,但總歸比用起來麻煩,煙氣極大的駱駝糞方便許多。

    所以商隊繼續前行的時候,折道去了高進勘察過的河谷地一趟,左右離著窟野河的河岸不過三五里距離,也耽誤不了太多行程。

    找到那塊三四人長短的巨巖時,車隊里那些伙計們自是拿了些鐵鍬之類的工具在高進的帶領下把外面那層巖石給敲了下來,很快便露出了里面烏漆嘛黑的煤炭。

    “看起來,以后出門都得帶上一些家什?!蔽毫?醋嘔旒T諞蝗夯錛評?,面上被煤灰染得黑漆漆的高進,向高沖說道。

    他們出塞跑商和蒙古人做生意,棉布鹽貨鐵器是最受歡迎的貨物,這棉布鹽貨還好說,但鐵器卻是朝廷嚴禁走私的,當然這等禁令在那些勾連著總兵府的大商幫來說便是個笑話,可對于高家商隊來說,鐵器這種違禁品,只能是小打小鬧,帶上一些鐵鍋和鐵制工具便是極限了,而且這還是相熟的蒙古部落和他們訂貨,才會帶上。

    “這趟帶小進出來,賺到了?!?br />
    高沖喃喃自語道,他這次帶兒子出塞,一來是帶兒子長見識,讓老兄弟們也看看小進日后能不能操持這商隊,二來便是這些年父子兩人疏于交流,小進雖然練武讀書不綴,可是人卻有些沉默寡言,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家悶著悶傻了。

    “賺到了,賺到了,這么多大塊煤,敲碎了裝車上,怎么也裝得幾千斤,又能換上不少皮貨,而且二郎有這探礦的本事……”魏連海神采飛揚的說道,煤炭是不值錢,運回去還得耗費運力,可是那些蒙古人同樣也是會用煤炭的,這商隊繼續往前便是和他們相熟的一處部落,正好脫手給他們。

    “老魏,二郎會探礦這本事,不要聲張,對外便說是碰巧遇上的?!倍雜詼擁降子忻揮刑嬌蟮謀臼?,高沖覺得還不好說,可這礦是真的!

    那藏著煤炭的巖層外表早就被日曬風蝕得只剩下一層,八個伙計再加上高進輪流上陣,便把能挖出的煤給清理了出來,裝上了幾輛大廂車,這種廂車本就是當年戚爺爺駐守薊遼時明的車營主力,平時便是用來裝貨,遇敵則可以連成陣勢,載貨量不算小。

    裝了幾大車煤炭后,又畫蛇添足的弄些散土蓋上,商隊慢悠悠地重新上路,再有一天左右的路程,便是彼此還算熟悉的一處蒙古部落,做過幾次生意的,在那里商隊可以修整休息,順便也打探一下河套地區蒙古諸部的消息。

    一路上,那些商隊伙計們都是頗為羨慕地看著高進,這位少東家運氣實在是好,出去隨便溜達一圈,就能撿幾大車煤炭,算成銀子也有十幾兩,都夠娶個大閨女當媳婦了。

    伙計們的目光倒還好,高進全然沒在意,只是木蘭圍著他打轉時看他的那種好奇目光卻讓他頗為不自在,“木蘭,你這樣看我做甚,我臉上又沒花?”

    木蘭沒有答話,但眼里仍舊有些疑惑,她從小跟著高進長大,也就是最近一年,養父魏連海讓她跟著商隊出塞,手把手地教她一些江湖經驗,她才有好幾個月沒和高進在一起。

    可即便是這樣,木蘭相信這世界上最了解高進的人一定是自己,從出塞前的準備開始,一直到昨天高進追擊馬賊時墜馬之前,高進依然是木蘭熟悉的那位面冷心熱不善言辭的少爺,可是從馬上摔過一回以后,這位少爺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開朗了許多,然后還會挖煤了......

    離了河谷地不久,日頭便已西斜,商隊沒有繼續前進,而是選擇了在河岸邊扎營,高進自是帶著商隊的伙計安營扎寨,自家父親是用軍法來管理商隊的,這些伙計雖然不用上陣和馬賊廝殺,但是其他后勤方面的事情卻是不能有半分差錯。

    搭好帳篷,把廂車連在一塊,又布置了營哨之后,大家方才清閑下來,生火做飯,因為有了幾車煤炭,在高進的建議下,伙計們從窟野河里打了水沉淀之后,全部燒了開水。

    高沖和一群軍漢都是老行伍,他們雖然不懂什么喝生水有病菌,但是經驗告訴他們,喝開水要比喝生水好,之所以不喝開水,那是因為缺乏燃料,現在既然有了煤炭,他們自然也不會太節省,該用還是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