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斯堡根特 > 籃壇之氪金無敵 > 第一百零九章 對女人沒興趣?

拜仁沃尔夫斯堡5比1:《籃壇之氪金無敵》 第一百零九章 對女人沒興趣?

    當然,選經紀人也不是一下子的事情,距離選秀大會還有兩個多月時間,他們也還完全來得及。

    在結束了更衣室的慶祝之后,康大的隊員早早休息,第二天一大早就坐上了回康涅狄格大學的飛機。

    狂歡慶祝這種事,肯定是回到學校的。

    他們剛下飛機,機場外就全是迎接他們的球迷。

    密密麻麻的人群,各種高舉的標識牌和大頭kT板,都只為迎接他們。

    那陣仗,真的比nBa總冠軍來的排場都要大。

    唐天也是第一次親身經歷這種場景,也被這規模給震懾到了。

    nnetBa,真的不止是嘴上說說而已。

    “肯巴!肯巴!”

    當沃克從機場出來的時候,現場的歡呼聲鋪天蓋地,那場景和當初詹姆斯第一次到克利夫蘭的時候一模一樣。

    一人一城,沃克幫助康涅狄格大學奪冠之后,他已經成為斯托爾斯鎮甚至整個康涅狄格州的驕傲了。

    康大的隊員也沒讓等候的球迷失望,一邊合影一邊簽名,好好地滿足了他們一回。

    等回到學校之后,隊員們馬上就參加了校方舉辦的一些慶?;疃?,演講這些少不了,頒獎典禮甚至校內活動也免不了。

    白天的活動節奏,過場走完,到了晚上,一群人直接就直奔當地最大的酒吧,那里是專門為他們這群奪冠隊員準備的夜生活。

    霓虹燈閃動,蹦迪聲走起,他們剛進入酒吧,整個酒吧內的氣氛直接就爆了。

    “冠軍!冠軍!”

    冠軍的喊聲此起彼伏,口哨聲一陣接一陣。

    燈光中,一個個光滑性感的身影在舞動。

    美國的大學生活其實很開放,派對是常有的事情,甚至還有一些是像眼前這樣,基本上身上就只穿了一點點衣服來遮蓋關鍵部位。

    隊員們進去沒一會兒,就都6續有女的找上他們。

    拿下冠軍是極大的榮耀,而且同時也意味著這些隊員里很多人都會成為日后的百萬甚至千萬富翁,這些女的巴不得早點搭上線。

    奧瑞阿奇很快就左擁右抱,他作為隊里唯一的大二生,已經非常適應這一切了。

    內皮爾也很快和女的打成一片,周圍五六個性感女郎,他的那種性格簡直就是大殺器。

    蘭姆雖然拘謹,不過也有個看起來打扮很清純的女的和他聊成一塊了。

    唯獨沃克,沃克這個家伙,作為如今康大人氣最高,也是新科摸p,找他的女的很多,但他竟然只是一個勁得趕女的,然后在那里獨自喝酒。

    唐天身邊也摟著一個女的,看著遠處的沃克,他不由得一陣疑惑。

    沃克,該不會對女人真的沒興趣吧?

    對女人沒興趣,就是對男人有興趣?

    額……

    不行,這不是好事。

    要知道現在和沃克關系最好的就是他了。

    就在唐天準備上前的時候,突然一個美女朝沃克徑直的走過去。

    嗯,臉蛋精致,前凸后翹,一抹淡淡的粉紅唇膏,再加上輕佻的眼影,還有一身緊身皮衣皮褲,實戰利器。

    實打實的美女,按照打分標準,最少也是9分那種。

    西方人,特別是美國人,在成為婦女之前,還是相當漂亮的。

    而且這個還長得有點眼熟,唐天想了想,很快就想起來這好像是康大啦啦隊的隊長貝拉·克拉維爾。

    ncaa是大學生籃球聯盟,啦啦隊自然也就是學校里的女學生。

    nBa為了樹立形象,是嚴格禁止球員和啦啦隊公開接觸的,但是ncaa完全不管,所以這些啦啦隊隊員,和球員廝混的事情普遍的不能再普遍。

    拿全美最火的橄欖球舉例,甚至會有公主一說,就是指一個啦啦隊女的和整支橄欖球隊的人都啪過。

    當然,籃球沒橄欖球那么火,也沒那么夸張。

    貝拉過去之后就直接坐到沃克身邊,從桌子前端起紅酒給沃克喝,喝的時候身子也在往沃克身邊靠。

    沃克有些緊張,如果不是他那張黑皮膚的臉,估計這會兒應該是臉色通紅了。

    看樣子他不是對女人沒興趣,而是真的有點慫。

    貝拉攻勢迅猛,喂沃克喝了點酒之后,就嘴里叼著水果往沃克嘴里送,腳也勾搭到他身上。

    沃克胸口起伏很大。

    貝拉喂了他吃了水果之后,直接就把他按在沙上了。

    唐天在遠處看的笑起來,果然沃克這種男的,還是要貝拉這種猛女上才行。

    不過他笑容沒一會兒就凝固了。

    沃克突然一下從沙上起來,就在唐天以為他子彈已經上膛,要拉貝拉去找地方開戰的時候,他竟然直接起身甩開貝拉,徑直地跑出酒吧了。

    “……”

    “我出去一下?!碧鋪炫牧伺囊慌耘鈉ü?,接著拿起吧臺上的兩杯酒,跟著也出了酒吧。

    打開酒吧的門,外面一陣冷風吹來,讓人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

    現在才4月,剛剛開春,夜晚的溫度還是很低。

    沃克在門口的凳子上坐著。

    看到唐天出來的時候他臉上露出一陣疑惑的神情。

    “你怎么也出來了?”

    “里面悶,出來坐坐?!碧鋪燜底乓滄轎摯伺員?,然后給他遞過去一杯酒。

    沃克接過去之后喝了一大口,然后渾身打了個冷顫。

    “貝拉不夠性感?”唐天開口說道。

    “額,被你看到了?!蔽摯慫底乓∫⊥?。

    “你……是不是有什么難言之隱?”唐天想了想說道。

    “什么?”沃克疑惑的看著唐天。

    “那方面的?”唐天說著看了看沃克兩腿之間。

    沃克也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兩腿之間,一下就明白他說的是什么了。

    “不?!彼∫⊥?。

    “真的不是?”唐天確認道,之前去夜店他還能理解,但是面對那么主動的貝拉還跑路的話,他實在想不出其他理由了。

    “不是!”沃克很堅定地說道。

    “好吧,那是因為什么,上次在夜店你最后時刻也慫了?!碧鋪煒諼實?,老實說,他還真擔心沃克接一句我其實對女人沒興趣的。

    美國在這方面的群體數量比國內要多不少,如果是攻的話,你是分不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