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斯堡根特 > 籃壇之氪金無敵 > 第二十二章 漸入佳境
    “因為它是會飛的老鼠?”奧爾森試探性地問道。

    這個她還是知道的,老鼠里面有一種叫鼯鼠,是有翅膀的,不少人都把它當做寵物鼠來養。

    不過唐天卻搖搖頭。

    “因為它吃了會飛的面包?!?br />
    “噗嗤~”

    奧爾森這一次直接被唐天給逗得笑噴了。

    “不好意思?!彼兆拋彀?。

    “好了,最后一個問題,你知道老鷹為什么會飛嗎?”唐天開口道。

    奧爾森忍住笑,很認真地說道:“因為它吃了會飛的老鼠,對吧?”

    這下她肯定答對了,老鼠吃了會飛的面包所以會飛,那老鷹自然是因為吃了那只老鼠才會飛了。

    不過沒想到唐天又搖了搖頭。

    “老鷹本來就會飛啊?!碧鋪煨ψ潘檔?。

    “……”

    “哈哈~”

    奧爾森終于控制不住自己,笑的花枝亂顫。

    唐天也跟著笑了笑。

    一個小笑話,總算把之前那種氣氛給弄沒了,也讓兩人之間距離拉近了不少。

    這頓飯吃的比想象中要好不少。

    吃完飯,奧爾森把唐天送回康大,接著就先回去了。

    “嘿,唐,昨晚的約會怎么樣?”

    球隊第二天去圣母大學打比賽,飛機上內皮爾已經忍不住問起來。

    “是啊,那女的身材無敵了,讓我去約會一次,我死了也愿意啊?!備6魎垢湔諾廝檔?。

    “你昨晚回宿舍沒???”內皮爾也忍不住追問道。

    這些人都是學生,大多是還沒體驗過男女之間那點事的小處男。

    “你們想什么亂七八糟的,她只是我朋友,路過這里順便請我吃頓飯而已?!碧鋪旖饈偷?。

    “是,他只是順便請你吃頓飯,哎,唐你變了,變壞了,有好事情也不跟隊友分享了?!蹦諂ざ鋅?。

    “你小子皮癢了是吧?”唐天說著要伸手。

    除了沃克之外,內皮爾的性格是最外向的,也是和他關系最好的。

    這會兒他要上手,內皮爾趕忙抱頭求饒。

    “其實在外面過夜也沒什么,唐他有那個魅力,你們有么?”沃克這時候開口說道。

    “咦~”

    隊友們一陣起哄聲,沃克關系跟唐天好他們都知道,但是這偏幫的也太明顯了。

    “不過別太勞累,影響比賽就行?!蔽摯私幼潘檔?。

    這話說完,其他隊友頓時一陣大笑。

    沃克這是擔心唐天昨晚操勞過度,影響比賽揮了!

    唐天一陣無語,不過也跟著笑笑。

    這樣的球隊氛圍其實真的挺不錯的。

    圣母大學的實力在大東聯盟中并不算很強,康大現在狀態火熱,比賽開打之后也是基本一面倒。

    最終康大以72比55,兵不血刃地拿下對手。

    唐天依舊替補出場,和卡洪在前一場比賽中說的一樣,他和沃克的擋拆成了球隊新的一個戰術。

    這場比賽他在外線獲得了5次機會,前面3次都把握住了,但是到了下半場后面防守體力消耗比較大,最后2次都沒能投進。

    5投3中,9分3板2搶斷2蓋帽,這樣的揮還算不錯。

    沃克則繼續高效揮,因為得到唐天在外線的牽制,他得到了很多一對一的機會,全場轟下3o分6板7助攻,表現依舊搶眼。

    持續的高?;雍筒歡系仄毓?,康大比賽現場已經開始了來了不少nBa球探。

    雖然各大網站的新一年選秀預測還沒開始,但能夠明顯感覺到,沃克的選秀前景在不斷變好。

    結束了和圣母大學的比賽,康大在休息了幾天之后又馬不停蹄地趕往塞頓霍爾大學,迎來了和海島隊的比賽。

    最終,康大以63比57力克對手,迎來了一波六連勝。

    唐天在這場比賽中得到對手照顧,只獲得了4次出手機會,不過他命中了其中的3次。

    數據雖然和上一場差不多,但能夠感覺到他在不斷進步。

    圣誕節前的最后一天,康大坐鎮主場迎戰南佛羅里達大學,對手在大東聯盟實力排名前列,全場比賽都打的很焦灼,分差始終保持在5分以內。

    不過在康大球迷的助威聲中,主隊還是以71比7o笑到了最后。

    沃克砍下26分6板9助攻的數據,蘭姆有15分進賬,奧瑞阿奇砍下1o分13板的兩雙數據。

    唐天在這場比賽里三分線外5投4中,ncaa生涯的第一次得分上雙,砍下12分3板3搶斷1蓋帽。

    拿下這場硬仗,康大迎來一波七連勝,也以一種完美的方式迎來了這一年的圣誕節。

    美國人的圣誕節和國內的春節一樣,都是最盛大的節日。

    唐天的室友和隊友也都回去了,重生后的第一個圣誕是他一個人過的。

    不過他本身就是中國人,再加上前世過的圣誕節很多,所以一個人過和一群人過基本上沒什么分別。

    甚至他還是和往常一樣進行體能訓練,晚上也去訓練館加練。

    等到圣誕節結束,室友他們放假沒回來,但是隊友全都回來了,卡洪和奧利也回來了。

    學生放假要放一兩個月,但是ncaa常規賽是不可能停那么久的,和往常一樣,基本上四五天一賽。

    “動起來!讓我看看你們這個圣誕節過的都怎么樣!”

    訓練場上,奧利沖著康大的隊員大聲喊道。

    隊員們現在在場上進行一項很殘酷的訓練:自殺。

    自殺,英文里叫suicide,翻譯過來就是自殺式折返跑,是指從球場底線開始,沿著罰球線—中場—對場罰球線—對場底線的往返跑。

    這乍一看是耐力訓練,但其實不是,因為有時間限制,它是度、敏捷性、爆力集合在一起的訓練。

    卡洪給隊員們的要求是一般大學生的要求,28秒完成一組,組和組之間休息45秒,看誰能堅持到最后。

    可別小看這樣的訓練,開始或許會比較輕松,但隨著組數增加,那真的是感覺全身肌肉都在燃燒。

    對一般的大學生來說,能完成6組就達標,8組就很牛逼,1o組基本上就沒幾個人能做到了。

    奧利的喊聲中,自殺訓練在不斷進行,也不斷有人堅持不住。

    進行到第1o組的時候,場上就只剩下兩個人了。

    沃克,他這方面的訓練做得最多,堅持到最后并不奇怪。

    但是另外一個人卻讓所有人大跌眼鏡,他竟然是唐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