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斯堡根特 > 籃壇之氪金無敵 > 第十二章 邀請賽
    兌換了空位三分技能,唐天當晚就去了訓練館。

    之前的單兵防守是防守型技能,那種基本上能力提升就提升了,沒太多適應性一說,更多的是和他身體素質有關聯。

    但是這個空位三分包不太一樣。

    投籃這種東西,是需要時間去適應和調整的。

    訓練館亮著燈,但是沒人,他進去之后找了兩筐球,擺在三分線外,接著就開始定點投籃。

    說起來這具身體也不是完全不會投籃,但主要是水平低,空位4o%左右的命中率,完全業余水準。

    其實投籃這種東西么,本身就是需要靠大量訓練才能出效果的,不過這具身體是半路出道,所以水平不高。

    要真想靠自己練出來也有可能,但沒個幾年苦功夫肯定不行,而且普通人的話,就算練出來也不可能達到諾瓦克那種水平。

    拿球,瞄框,出手。

    和平時同樣的訓練,但是能夠感覺到對球的把控,和球出手后的跟隨動作,要比之前順暢的多。

    “砰!”

    第一個球投的稍微偏了點。

    他繼續拿起第二個球。

    這個球再出手,同樣的動作,但是在出手一瞬間有種籃筐如大海的感覺。

    “唰!”

    球空心入網,絲滑般流暢。

    連貫的感覺,就像是把諾瓦克的練習成果直接附加到他身上一樣。

    打了那么多場ncaa比賽還沒進過球,這一下投籃感覺那么舒服,就像是很久沒啪啪啪了,突然看到個***著在自己面前,有種一瞬間高潮的感覺。

    爽!

    唐天繼續出手,球也繼續進。

    “唰!”

    “唰!”

    “唰!”

    ……

    球館里不斷地回蕩著球入網的聲音。

    兩筐球一共有4o個,他除了投丟的第一個球,剩下的39個全都進了!

    這果然和系統介紹的一模一樣啊,97%的命中率,半點水分沒有的。

    4o個投完手臂有點酸,他休息了一會兒繼續。

    今晚他得過把癮先。

    ……

    球館主教練辦公室,卡洪看著一份邀請函,一直在猶豫不決。

    ncaa分常規賽和季后賽(季后賽又稱錦標賽),常說的ncaa都是指一級聯盟,他一共有32個聯盟。

    常規賽的時候,每個聯盟內的球隊按照主客場各一場的規則進行交手,最終得出常規賽的前八名,然后按照單場淘汰制的規則進行聯盟內部的冠軍賽,決出最終的聯盟冠軍,這里就得出進入64強的32支球隊。

    在這之后,再由ncaa官方授權給遴選委員會選出剩下的36支外卡球隊,一共68支球隊晉級錦標賽,也就是球迷們熟知的“瘋狂三月”。

    “瘋狂三月”使用的也是單場淘汰賽制度,先是外卡球隊的比賽,68強變64強,然后各分賽區16支球隊各自決出四強球隊,匯總成為甜蜜16強,再到精英八強、最終四強、冠軍賽、最終冠軍。

    整個賽季可謂無比漫長,而且又因為到了錦標賽都是單場淘汰制,冷門頻出,刺激連連。

    常規賽階段,球隊主客場的比賽是必須比賽,像康大賽季開始后打的一直也都是這種比賽。

    但除了這種比賽之外,一些球隊也會選擇與聯盟外的一些學校交戰,來提升球隊實力并為自己宣傳造勢。

    卡洪現在手里拿著的,就是hsd州立大學出的邀請函,他們希望邀請康大去他們學校打一場邀請賽。

    邀請賽的勝負也會計入常規賽戰績里,而且是客場作戰,被邀請的一方都會慎之又慎。

    卡洪考慮了許久還沒做最終決定,最終把邀請函先放回了抽屜,然后關燈走出了辦公室。

    因為他還在辦公室,球館的人沒有關燈,他沿著通道一邊關燈一邊往外走。

    不過就在經過訓練館的時候,他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因為他聽到了里面籃球和地板碰撞的聲音。

    很明顯,里面是有人在訓練。

    他臉上閃過一絲疑惑。

    今天是有訓練課的,而且這么晚了,會是誰在里面加練?

    他走到門口,門是虛掩著的,他輕推開之后,接著就看到了里面的場景。

    唐天,在訓練三分球。

    而且,投的很準。

    他的眼中露出一陣無比意外的神情。

    唐天什么投籃水平他很清楚,差到最近兩場比賽對手都開始放空他了,但是眼前這……莫不是他老眼昏花了?

    他摘掉眼鏡擦了擦,再看還是。

    唐天出手相當柔和,而且幾乎彈無虛。

    真的是見鬼了。

    看了一會兒,那邊唐天投完大汗淋漓,轉頭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他。

    “教練?”

    一聲意外的叫聲,他徑直地走了進去。

    ……

    唐天是真沒想到卡洪也還在球館,看到卡洪那張7o歲臉在門口虛掩著的時候,差點沒把自己嚇一跳。

    不過老爺子走進來了。

    “你練了有一會兒了吧?”卡洪看著他的衣服說道。

    “嗯?!碧鋪斕愕閫?。

    “我剛才看你的三分很有準心,比賽中的時候怎么沒見你出手?”卡洪開口問道。

    這個問題問的有些猝不及防,不過唐天畢竟經歷過風浪,愣了一下之后,馬上就想好了說辭。

    “體能還是差點,防守端投入太多之后,出手的時候就找不到節奏了,而且今天手感出奇的好?!?br />
    一句很簡單的解釋,卡洪聽完之后也點點頭。

    這說的也沒什么問題,ncaa現場那么多人,沒把握的話確實不敢隨意出手,要不然也就不會有球星和球員的分別了。

    “我看你體能比之前也好了不少,比賽中有機會的話,還是要敢于出手?!笨ê楣睦?。

    “嗯,我會的?!碧鋪煨ψ諾愕閫?,現在有了新技能,他有了空位必須投??!

    卡洪說完本來準備要走了,突然想起邀請賽的事情,又想到唐天在比賽中展現的球商,忍不住還是開口了。

    “hsd州立大學給我邀請賽的邀請函,你說我們打還是不打?”

    唐天顯得有些意外,畢竟這種事情一般都是教練自己決定的,不過既然卡洪問了,他也不介意給個意見。

    “hsd州立大學,他們實力怎么樣?”他開口問道。

    “除了一個克萊·湯普森,其他人實力都不怎么樣?!笨ê榛壩錛淥坪醪⒚揮性趺窗訊允址旁諮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