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走……

    但外公還等著自已,白苓溪只能趕緊道:“四姐,我先去了,回來再跟你仔細說?!?br />
    聽她說要走,白冷鳶的表情更加灰暗,可即便如此,她卻還是微笑著對她揮了揮手:“喔!好,好的……我等你回來?!?br />
    可是,真等到她回來的時候,恐怕就來不及了吧!

    白冷鳶的手揮到一半,就那么滯在了半空中,而這時,她身后突然走出來一個人,陰陰地罵了一句:“那丫頭,就是個狐貍精……”

    聽到熟悉的聲音,白冷鳶回頭,看到自家二姐正一臉怨氣地看著裴祁墨車影消失的方向。

    “二姐,你怎么也這么早……”

    “早又如何?還不是比不過那種狐貍精?!?br />
    說到這里,白冷雁心里的一口氣壓不下去,又滿念怨念地瞪了妹妹一眼:“也就你還傻乎乎地幫著她,現在好了,人家不但不感念你的好,連你喜歡的男人也要搶?!?br />
    一聽這話,白冷鳶的臉都紅了:“二姐,你……胡說什么呀?”

    “我胡說?”

    冷哼一聲,白冷雁一臉恨鐵不成鋼的口吻:“你敢說沈晉澤你一點也不喜歡嗎?不想嫁給他嗎?”

    “喜歡他的人,多了去了?!?br />
    白冷鳶弱弱地出聲,卻被她二姐又狠狠懟了回去:“可是,你不是從小就喜歡他嗎?”

    “我……哪有……”

    “我可是你親姐姐,在我面前你還要說這種假話的話,那就誰都幫不上你了?!?br />
    白冷鳶:“……”

    “聽好了,如果你不是我妹妹,她能和沈晉澤訂婚對我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因為,她有了男人,就沒辦法來搶我的男人了?!?br />
    話到這里,白冷雁沉沉又是了哼,然后磨起了牙:“不過,她那種人心不足蛇吞象的行為我實在是看不慣,所以……”

    冷冷看向自已最小的妹妹,白冷雁毫不客氣地:“如果你真的喜歡沈晉澤,以后就離那個小狐貍遠一點,反正,遲早也是要當情敵的,現在關系越好,以后越發不好下手?!?br />
    “二姐,你在說什么呀?”

    見妹妹還是死腦筋,白冷雁也懶得再說她了,只道:“你要想裝聽不懂也可以,反正,你要讓你的男人我不管,總之,我是絕對不會把裴祁墨讓給她的?!?br />
    放完狠話,白冷雁扭身就走,只把個還完全搞不清楚狀態的白冷鳶留在原地,怔怔許久都回不來神。

    二姐剛才的意思是,苓溪喜歡裴大哥嗎?

    可她不是一直當他是‘長輩’的嗎?平時說個話都戰戰兢兢的,怎么可能是喜歡他???

    可……可是……自已見到沈晉澤的時候,不也是‘嚇’得不敢說話嗎?

    所以……

    白冷鳶猛地扭頭,看著車影消失的方向,心情突然無比無比的復雜。

    如果苓溪喜歡的是裴大哥,可她現在卻要和沈晉澤訂婚,那她不是和自已一樣要失戀了嗎?

    想到這里,白冷鳶原本還對她有幾分的怨氣,這下子也直接給消掉了。

    而同一時間,白苓溪也一直在想著白冷鳶今早的反應……

    見她一直回頭看著車后,白老爺子奇怪道:“溪溪??!怎么一直回頭,在看什么?”

    “四姐……”

    她說:“外公,剛才四姐的樣子是不是有點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