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齡大什么啊,看樣子也就20多歲好嗎?你們別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人家說不定是學姐的哥哥呢……”

    顏歡只奔著沈訣手中的便當而來,自然沒有聽到他們的交代聲。

    走到校門口,顏歡就見一身黑色休閑裝的沈訣正站在校門外,沖她揚了揚手中的便當盒。

    顏歡走過去,接過那份沉沉的便當,真心覺得沈訣這個家政阿姨坐得實在是太到位了!

    想到他還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可能自己也有事忙,自己的事都忙不過來,還要考慮她的早中晚飯問題,顏歡就有一些內疚了。

    她父母應該是給沈訣家政阿姨的工資了吧?

    就像雇傭那個家政阿姨一樣……

    沈訣似乎真的很忙的樣子,他抬起手腕看了眼手上的手表,然后再伸手揉了揉顏歡的頭。

    沖著她道:“乖,晚上放學等我來接你?!?br />
    說著,他就轉身離開了。

    顏歡懵逼了一秒后,這才反應到有哪里不對勁。

    等等!

    她家住的那個公寓,離學校只隔了一條馬路的距離??!

    這么近,放學還用人接??

    他還來說要來接她,把她當成幼兒園的小朋友,不會過馬路嗎?!

    顏歡拎著一大份愛心便當回教室的時候,成功吸引了路過的眾同學的目光。

    在教室里吃好像太顯眼……

    顏歡想了想,選擇了學校里無人的小樹林里吃午飯。

    沈訣那廚藝可真的不是蓋的,她一打開那三層保溫的便當盒,就聞到了一陣撲鼻的飯菜香。

    第1層,儼然是素菜,胡蘿卜生菜圓白菜還有玉米,這些雖然都是素的,但拼在一起卻十分的誘人好看。

    接著是第2層,是剃過的純瘦的糖醋小排,和剃過刺的鯽魚。

    最后一層是香噴噴的大白米飯。

    天哪!

    真是豪華的待遇??!

    顏歡結婚不由咽了一下口水,在她肩頭坐著的毛團子系統也跟著咕咚一聲,咽了一下口水。

    顏歡一口糖醋排骨塞進嘴里的時候,她聽到身后有人叫她的聲音。

    “學姐,你在這里吃飯?”

    顏歡一回頭,就見女主杜鴛一身殺馬特的造型出現在她身后。

    女主幾步沖她走來,在看到顏歡懷中的豪華無比的飯盒時,也驚住了。

    女主顯然有心事,她走到顏歡旁邊的木凳子上坐下,然后有些猶豫的盯著顏歡看。

    女主猶豫了半響,還是開口:“學姐,我聽說今天中午的時候,學校門口有一個男人來給你送東西,你這個飯不會是他送的吧,那人是誰???”

    杜鴛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盡量維持自己的聲線平穩,不要讓顏歡聽出什么來。

    女主問沈訣的事做什么?

    對于沈訣,顏歡現在卻不知道要怎么和女主介紹了,要說是她父母的舊識,兼她的家庭教師和家政阿姨?

    可這幾個詞兒她怎么說都感覺不太對……

    見顏歡也遲遲不說話,女主的臉色更是難看了,她沖顏歡擠出一個不知道是哭還是笑的表情來,然后小心翼翼的問……